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儲位不穩
    

    高履行有點領悟到房俊的套路了,說道:“怕是房俊一開始打著讓吾等拿錢贖人的念頭,總不能都給充軍發配了吧?只不過他搞出這番陣仗……怕是這贖人的錢財,估計少了是不行的。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

    高真行哼了一聲:“要錢好,咱家還會怕他獅子大開口不成?”

    累世富貴,自然有底氣說出這樣的話。

    高履行看向父親,問道:“父親以為,兒子拿多少錢去合適?”

    高士廉想了想,說道:“準備十萬貫吧……”

    “啥?!”高真行眼珠子都瞪圓了,這特么跟搶劫有什么區別?

    誰知他老子的話還沒說完,被他打斷,恨恨的瞪了一眼,對高履行續道:“……若是不夠,再去籌措便是,總之不能損了家族顏面?!?br />
    兩個兒子目瞪口呆。

    房俊那廝的胃口……不會這么大吧?

    當即,高履行便安排管家去清點庫房,湊足了十萬貫的金銀財寶,裝了幾輛大車,帶著一群家仆趕往京兆府贖人……

    路很是遇見了幾個相熟的子弟,身后都跟著車輛,顯然都是準備前往京兆府贖人的,只是家老人倒地拉不下來臉面,只能讓他們這些小輩出面,說起來也跟房俊身份對等。萬一老人出馬反而被房俊懟幾句,臉往哪兒放?

    只是看來都是人精啊,這么快都領悟了房俊的意圖。

    不過想來也是,這次大家將房俊坑慘了,若是房俊用這種手段坑大伙點錢財便揭過去這一段,那各家都是求之不得。

    否則誰知道房俊那個棒槌發起瘋來會干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來……

    這么一想,大伙也不不覺得尷尬,沒人認為乖乖的拿錢去贖人有什么丟人的,便有說有笑結伴而行。結果到了京兆府門口,回頭一看,已經是車馬轔轔諾大一個車隊。

    高履行瞅了瞅京兆府衙門口兩排氣勢蕭殺的兵卒,心對房俊佩服不已,即便是收錢也能收的驚天動地,這等讓世家門閥排著隊交錢的場面,怕是往前數一百年都不曾有過的觀吧?

    或許也只有五胡亂華那會兒,大家伙拿錢買命之時可堪相……

    *****

    太極宮,淑景殿。

    春日的淑景殿景色分外雅致,推開后窗,便可見到一方碧綠如玉的湖水,沿湖的垂柳早已抽出嫩綠的枝芽,細細的柳條隨著微風搖曳,湖水微瀾,煙波縹緲。

    湖邊有一圈兒朱紅色的雨廊,身著粉衣的嬌俏宮女正三五一群的給雨廊粉刷朱漆,這本是內務府的活計,卻被這些天真爛漫的宮女搶了過來,宮里生活清閑,卻顯得過于寂寞,都是些纖巧秀氣的女孩子,將此當做游戲來玩耍。

    粉衣如蝶,笑聲清脆,景致秀美如畫。

    李二陛下雙手負在身后,一身常服,頭發用一根綢帶松松的綰住,肩膀寬厚,身形挺拔。正含笑看著遠處嬉鬧的宮女,顯然心情很是不錯。

    長樂公主正跪坐在茶幾前,素手沏茶,玉容恬淡,身穿著一件連身的湖水綠的百褶裙,身罩著一間繡著飛鳳祥紋的錦緞褙子,玉手輕抬之間,露出一截嫩藕一般的手臂,肌膚欺霜賽雪,似乎手里的薄如蟬翼的白瓷茶杯更加晶瑩剔透……

    “父皇,請用茶?!?br />
    翠綠的茶湯沏入瑩白的茶杯之,熱氣氤氳,香氣繚繞,望之舌底生津,聞之心舒神暢。

    “嗯?!崩疃菹聭艘宦?,回轉身來到茶幾前坐下,拈起茶杯輕輕呷了一口,略略品味一下味道,贊道:“麗質這茶道之術,又有所精進啊,放眼長安,怕是也沒幾個人能得?!?br />
    長樂公主莞爾一笑:“哪里有父親這般夸贊自家女兒的?”

    李二陛下劍眉一挑,理所當然道:“朕的女人秀外慧溫淑典雅,遠勝那些所謂大家閨秀,長安城不知多少未婚小郎趨之若鶩望眼欲穿,為何朕卻不能夸贊?”

    “父皇取消人家……”

    長樂公主微嗔一句,被李二陛下調侃的話語說得玉容生暈,白璧無瑕的俏臉紅云頓生,清麗無匹之透出幾分嬌憨嫵媚,分外動人。

    父女兩個正品著茶水說著閑話兒,內侍總管王德腳步輕快的走了進來,手里捧著一封奏疏,恭恭敬敬的呈遞給李二陛下,說道:“剛剛‘百騎司’送來的奏報,送信的那武官行色匆匆,許是城發生了什么大事……”

    李二陛下伸手接過,眉頭微皺。

    城發生大事?

    最近除去竇家舉喪、東市鬧事,還有什么大事?

    取過茶幾果盤的銀質小刀,將奏疏的火漆拆開,取出信紙,一目十行的看了,神情頓時古怪起來……

    繼而,李二陛下嘟囔了一句:“這個棒槌!”

    奏疏寫了兩件事,一則是房俊要召開“公審”大會,一則是蘇亶跑到吏部衙門,跟吏部侍郎高季輔扭打在一起……

    正在給他斟茶的長樂公主素手微微一頓,心一緊。

    能夠被父皇罵作“棒槌”的,似乎也沒有別人了……難道那個家伙又搞出了什么事情?天吶,還真是一刻都不肯消停,這人難道不能老實低調一些么……

    心微微有些埋怨,實則卻是擔心不已,目光下意識的便去瞧父皇手里的奏疏。

    李二陛下自然是注意到了女兒的眼神,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奏疏遞給她,哼了一聲,說道:“那小子又在搞事情,你是不知道,現在整個長安的世家門閥都一車一車的往京兆府送錢,想要以金贖罪?!?br />
    長樂公主接過來細細一看,心情便瞬間好了幾分,那廝這是在報復呢……難得的卻是用這種相對溫和的手段,也不知是不是該夸他有進步。

    唇角便微微挑起,柔聲道:“房俊一貫處事霸道,若是放在以往,這一次吃了這么大的虧怕是直接都能打門去,現在能夠改了心性,女兒應當恭喜父皇才是。不過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房俊雖然讓了步,不過這罰金的數額……怕是要讓那些門閥們好生肉痛一陣子了?!?br />
    李二陛下想了想,好像還真是好事。

    一個不惹事的房俊,的確是猶如一柄快刀,放到任何一個職務都能給人意料之外的驚喜,允允武,又精湛經濟之道,堪稱全能。

    只不過他未曾注意的是,不知從何時開始,似乎他下意識的對于長樂公主給房俊說好話已經覺得習以為常,絲毫沒有察覺到有何不妥……

    因著長樂公主的話語,李二陛下心情大好,吩咐王德道:“速速去通知李君羨,將京兆府之內的一切情形都給朕查明白,包括罰金的具體數額。若是房俊將這筆罰金留在京兆府便罷,如果敢飽私囊,哪怕揣兜里一個銅板,立馬將他給朕抓來,重大五十大板!”

    長樂公主哭笑不得,父皇說這話明顯是心有怨氣,實際誰都知道房俊怎么可能飽私囊?那廝家資巨萬,又素有“財神”之命,哪里會去貪圖這么一點公款。

    王德趕緊應了,轉身退走。

    李二陛下面色漸漸沉下來,不是為房俊,而是為蘇亶扭打高季輔一事……

    長樂公主冰雪聰明,一看李二陛下的臉色,便知道其心所想,便柔聲勸道:“不過是臣子之間的齷蹉,父皇何必在意?”

    李二陛下哼了一聲,不滿道:“朕還沒死呢,這幫混賬便亟不可待的綢繆算計了!”

    他心既對高季輔不滿,又對高士廉不滿,也對高履行不滿。然而更重要的,卻是對蘇亶、對太子的不滿!

    他又何嘗看不出高季輔玩弄的貓膩?只是對于蘇亶更加的厭惡罷了。官場之玩弄心計,這本不當大事,利益攸關,哪里有真正清如水明如鏡的君子?占了便宜別賣乖,吃了虧得認,以后找機會找補回來便是,可是被人耍弄之后追門去撒潑,卻實實在在丟臉至極!

    太子性情敦厚優柔,不僅御下不嚴,連自己的老丈人都管束不住,以后這皇位交到他的手里,是否能受得住朕打下的這錦繡河山?

    可是另外兩個嫡子,要么心術不正性情涼薄,要么年紀幼小必然被門閥挾制,無論選誰都似乎不是太好的選擇……

    李二陛下有些頭疼,心情煩躁,既然沒有更好的選擇,那也只能再等等吧。

    好在自己春秋鼎盛,活個二三十年沒問題……


    https://l/book/38/38724/index.html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