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天唐錦繡 > 第二百八十五章 陰損招數
    他們不是看不出和親甚至于附贈技術所帶來的危害,之所以依舊前赴后繼、寧死不改,是因為他們必須以這等方式來掌握朝堂之上的話語權,必須盡可能的將戰爭消弭于無形。

    是他們悲天憫人、心懷仁慈,不愿見到漢家兒郎戰死邊疆、血染沙場么?

    不是。

    起碼不全是,

    是因為一旦戰事開啟,大儒、文官們說話便不管用了,他們的學識、才能不足以使得他們可以取得一場大戰之勝利,只能去依靠武將,從而間接的使得武將之地位提升。

    朝堂之上,利益就那么多,你多一分我便少一分,此消彼長,長此以往,那里還有大儒、文官們說話之余地?

    所以他們寧可和親、割地、賠款,亦要遏制武將地位的提升。

    甚至于有些無恥之輩為了自己的利益,寧愿扯自家人的后腿,在武將即將取得勝利的時候,使出渾身解數、各種手段,也要使得戰爭失敗。

    戰爭失敗損害的是國家的利益,但是他們卻能夠攫取豐厚的個人利益收入囊中……

    當然,若是任由武將們胡來,那也不行。

    與文官們盡量采取綏靖政策、避免戰爭的動機相同,武將們會抓住一些可以開戰的機會開戰,因為只有打起仗來,他們才能夠爭奪話語權,去謀求更多的利益。

    若是沒有文官的鉗制、束縛,武將們大抵的結局便是將地圖掛在馬鞍上滿世界的點燃戰火。

    不加遏制的戰爭,任何一個超級強國都得被拖垮,除非像成吉思汗的子孫那樣只求征服、不求占領,蝗蟲一般憑借強盛的武力燒殺劫掠,他們沒有文化底蘊,便不存在統治根基,即便征服了廣袤的土地,卻很難憑借武力長久的占據下去。

    文武之道,相輔相成又相互制約,如何協調文武之間的關系,才是一個帝國能否長治久安、繁榮興盛的根基所在。

    ……

    片刻之后,衛鷹大步入內。

    “二郎,可是有何吩咐?”

    衛鷹先是向李泰見禮,繼而詢問房俊。

    房俊道:“你帶上一隊人,挑一些好手,即刻趕赴松州,路上要喬裝打扮,扮作商賈也好、腳夫也罷,總之不能讓人識破身份,然后秘密查訪吐蕃使節之動態,不能傷了他們的性命,但是要想盡一切辦法予以拖延,最少亦要延誤吐蕃使節進入長安的時間三個月?!?br />
    衛鷹一愣,道:“并未聞聽有吐蕃使節前來長安,這要如何打探?”

    房俊擺擺手,不耐煩道:“告訴你有,那就一定有,此刻雖然長安未曾聽聞,只是因為使節剛剛離開吐蕃,這會兒想必才踏足大唐境內?!?br />
    衛鷹心說您現在掐指一算,便知星辰運轉、福禍吉兇?

    您身在長安,便能知道人家吐蕃使節剛剛離開吐蕃進入大唐,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也不如您啊,您這決勝何止千里?

    一萬里都有了!

    這話當然只敢在心里腹誹,嘴上麻利答道:“喏!”

    見到房俊再無吩咐,趕緊轉身離開,去召集人手啟程趕往西南地區,雖然心里頭覺得房俊有些玄乎,但不傷任命、只是拖延行程,延誤吐蕃使節三個月之后進入長安,想想長安距離吐蕃路途遙遠,尋常也得走上兩個月,那么這個任務就不算太難,就只是路途遠了一些,得跟自己的媳婦告別幾個月的時間……

    待到衛鷹離開,李泰忍不住大笑道:“二郎,你這一招兒可真是太損了!”

    正如房俊所言,目前大唐不敢貿然拒絕吐蕃的請求,否則吐蕃惱羞成怒之下,很難保證不會破罐子破摔,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出兵介入西域戰事,使得安西都護府腹背受敵。

    而吐蕃的目的乃是趁火打劫,借機從大唐這邊撈取一些好處,非是博不得已,也就對不愿意同大唐直接開戰,否則一旦戰事開啟,被“東大唐商號”斷絕糧食供應,吐蕃內部就得面臨一場極其嚴重的饑荒。

    就算吐蕃使節明知道大唐在延誤他的行程,他也只能硬著頭皮排除萬難趕往長安,反正只要他不死,大唐與吐蕃之間就不會開戰,他就必須趕到長安,完成松贊干布交待的任務……

    這的確有點缺德,但是毋庸置疑,效果也非常好,只要能夠給安西軍多爭取一些時間,或許局勢的發展便會迎來轉機。

    房俊有些苦笑,道:“小伎倆罷了,縱然得逞,又有什么值得驕傲?真正的強國,是要在面對世上任何一個敵人的時候,都能夠以堂堂之師正面對決,憑借強大的力量碾壓過去,而非是這等齷蹉之伎倆?!?br />
    李泰緩緩頷首,深以為然。

    繼而又嘆道:“二郎這次受傷,想來需要將養一段時間,與本王前往江南之事,怕是要耽擱了?!?br />
    如今他麾下的盤子越來越大,需要的金錢簡直就是海量,民部自然不可能給他多少支持,便是李二陛下那里也被他三天兩頭的“募捐”行為搞得不勝其煩,開始還能給個幾萬貫,但到了后來便逐次縮水……

    太原王氏為了平息房俊之怒火,主動提出將江南的眾多產業贈送給房俊,房俊自然不合適笑納,便轉手贈予李泰,對于李泰來說簡直就是一場及時雨,早已迫不及待意欲前往江南接受這些個產業。

    更何況他還打著狠狠敲一筆江南士族的竹杠,不過若是沒有房俊的大力支持,他可沒有什么底氣。

    那些個江南士族如今與關隴、山東等等門閥皆有商業往來,兼且盤踞江南數百上千年,底氣不是一般的硬,未必賣他這個親王的面子,但房俊的名頭在江南那可是管用得緊,若是不能利用一番,李泰都覺得對不住自己。

    房俊笑道:“那倒是不妨事,最近要忙著成親,書院亦是開學在即,等忙完了這一段,下官的傷勢大抵也好得差不多了,到時候陪著殿下泛舟南下,去領略一番深秋時節的江南煙雨,倒也不錯?!?br />
    李泰大喜:“那可就說好了,正好本王也將長安的事務好生處置,屆時咱們一同南下!”

    “一言為定!”

    “那二郎權且將養著,本王先回去?!?br />
    “殿下慢走,請恕下官不能像送?!?br />
    “自家人,何須如此?告辭了!”

    ……

    待到李泰離去,房俊一個人坐在榻上,憂心忡忡。

    時至當下,固然朝堂上下都很重視西域,卻并無一人能夠如房俊這般清楚一旦西域丟失,將會對大唐造成怎樣的影響。

    簡單來說,誰都知道唐朝之亡,實則亡與安史之亂,而安史之亂卻又緣起于藩鎮割據。

    難道當時的大唐朝廷就盡是昏聵之輩,看不到藩鎮割據給帝國帶來的隱患么?

    非也。不是看不到,而是除了重用藩鎮、倚靠藩鎮抵御來自北方的胡族以及東南沿海一帶屢次爆發的不穩定局勢之外,別無他法。

    因為整個帝國中樞,都將所有的力量投送在與吐蕃的戰爭之上。

    正是因為西域的丟失,使得大唐喪失了這一塊廣袤的緩沖地帶,使得吐蕃與西突厥的殘部能夠隨時隨地直抵玉門關下,威脅到大唐的河套、隴右一帶,兵鋒直抵關中,大唐不得不布置重兵于此,來抵御吐蕃以及西突厥的壓力。、

    大唐與吐蕃之間的戰爭,斷斷續續的持續了一百余年,等到吐蕃由于對大食、回鶻等的戰爭占用了其大部兵力以及內部矛盾加劇,無力東進之時,大唐也早已被這場戰爭拖得精疲力竭,加之國內藩鎮為禍,已然到了末日窮途……

    可以說,只要西域尚在大唐的掌控之中,那么便可以騰出手來攻略天下,甚至于將國內的政治經濟發展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

    可一旦西域丟失,則必將上演歷史上曾經發生的一幕……

    想到這里,房俊命人取來文房四寶,就在床榻之上揮毫提筆,字斟句酌的寫起了奏疏。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