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577節 越南省
    聽得顏常武啼笑皆非,俺豈是這么容易被打倒的人!

    不過他也很受感動,他與王后楊鶯兒做了這么多年夫妻都沒紅過臉,夫妻之間的關系融洽,兩人同舟共濟,琴瑟和鳴。

    這點倒是得感謝楊鶯兒的父親楊天生,首先他請了明國大儒來給楊鶯兒教學,將她徹底地毒害,深受封建禮法的影響,以夫為天,講究三從四德,為她對他的順從而打下了牢固的“基礎”。

    同時楊天生的舉動也讓楊鶯兒見識到男人是多么的不靠譜,楊天生是個海賊頭,殺伐果斷,生性涼薄,尤其是兄弟如手足,視女人如衣服,誰敢穿他的衣服,他就斷誰的手足。

    楊天生做沒本錢的買賣時在大陸、倭國、朝鮮、琉球、安南都置有外宅,養了不同的女人,沒有一個女人能夠拴得住他的心,跟隨他的女人們錦衣玉食,但長守寂寞,且地位低下。

    哪怕楊天生的正妻亦是如此,楊鶯兒的母親是個侍妾(因顏常武的關系,楊鶯兒叫楊天生的正妻為母親,算是嫡母),地位更低,在楊天生的面前那是小心侍候。

    相比之下,顏常武與楊天生是一個天一個地,顏常武對待楊鶯兒是情真意切,楊鶯兒深受顏常武的看重。

    顏常武的妃嬪不多,遠遠不如新明與東南國的許多富豪,甚至讓楊鶯兒招致罵名,說她好妒以至于女人不得進宮,影響君王開枝散葉。

    所以楊鶯兒惜福,她對于這段姻緣極力維護,怕顏常武在奧斯曼吃癟后不爽,當他回國時,就極力營造熱烈氣氛,歡迎他歸國。

    發現顏常武并沒有什么沮喪,于是在一番混亂后,事情回復正軌。

    ……

    旭日城王宮、望海樓二樓,王與后正在歡宴。

    金碧輝煌的望海樓上可見到大海碧波如鏡,白帆點點,一艘艘艦船如在畫中,景致令人心曠神怡。

    “妾身敬陛下一杯,這次陛下未竟全功,待到蘇伊士運河貫通,海陸夾擊,必破奧斯曼帝國!”楊鶯兒說道。

    “是的!”顏常武亦舉杯相和道:“成功有你的一份,你是我的女蕭何!”

    蕭何,漢初三杰之一,與張良、韓信齊名,張良是戰略策劃方面了得,韓信則是戰斗英雄,至于蕭何雖無赫赫戰功,但他維持后方,供應軍資,提供兵員,方有漢朝定鼎。

    “可不要有戚姬??!妾身可不想去制作人彘呀”楊鶯兒調皮地道。她所講的是漢高祖劉邦年老糊涂,想立他與戚姬所生的趙王如意為帝,觸怒呂后,待高祖大行后,呂后把戚姬變成人彘。

    “斷不會也,你生的可是雙胞胎!”顏常武呵呵一笑道。

    兩人邊吃邊談,顏常武突記起一事,問道:“那個越南內附代表團是怎么一個回事?”

    “呵,越南內附代表團……”楊鶯兒撲哧一聲笑出聲來,不屑地道:“一堆交趾小丑!”

    她說來緣由,倒是有一段故事。

    且說安南地區分裂,南方是阮主,北方是鄭主,再有一些小勢力,其中高平地區(中國與越南邊境)有個莫氏占據。

    各個勢力之間互斗,玩過家家游戲不亦樂乎,阮鄭之爭尤其激烈。

    等到顏常武崛起,將整個南海變成了中華內湖,講究河蟹,不喜混亂,對安南人說起要和平。

    嗯,誰不和平,他就打誰!

    安南人會怕北人?

    他們將北方大國稱為北人,在以前,他們的祖宗曾經狠狠地教訓過北人哪。

    公元1406年,安南的陳朝內亂,明朝強主朱老四朱棣出動大軍,兵分兩路進入安南,不到一年時間就占領了安南。

    1407年農歷6月,明朝借口諸如“此地為漢唐故土”,“陳氏子孫絕滅”,“受安南官吏請求”等,在安南設立承宣布政使司,都指揮使司、提刑按察使司,建立起府、州、縣的中央直轄方式,正式把安南納入中央王朝的版圖。

    可惜朱老四小看了安南人猴子屬性是養不熟的,同時明朝在安南的統治之術亦差,兩下交加,安南人勢起,

    1426年,安南人黎利在崒洞之役打敗明征夷將軍王通,次年,又在支棱之役中擊敗明朝援軍,擊殺大將柳升。

    1427年,在接連損兵折將后,明朝被迫從南疆小國撤軍,20年經營毀于一旦,不可謂不狼狽。

    痛定思痛,明朝兵鋒再不臨安南,坐看一堆猴子打架。

    現在,顏常武要猴子們不得打架,猴子們豈肯相從,一跳三丈高,對著顏常武呲牙咧嘴。

    中國的戰爭歷史長遠,教訓深刻,顏常武僅用了一招,就把猴子們盡皆訓服。

    他派軍艦不斷地襲攏安南人,并不占領,只管搶人、搶物、毀地!

    所到之處,天高三尺,大地為之清明,安南人的海上實力遠遠不如東南國,處于光挨打不能還手的窘境,很快就跪下來唱征服,認了東南國做帶頭大哥,專心致志地為東南國的貿易圈做貢獻了。

    東南國拘束著安南人,問他們感動不?他們都說不敢動!

    之后,諸安南人馬放南山,兵器入庫,大家馬照跑,舞照跳,關起門來當大王,生悶氣得了。

    他們發現東南國的日子越過越好,普通民眾的生活都勝過了他們的地主老財。

    于是阮朝老大阮福瀕與鄭朝當家的鄭柞會談,問他大家還過著這種被圈禁的生活有意思嗎?

    一拍即合,鄭柞也覺得連打仗都不能打了,作為國主沒有什么意思!

    如今的安南,大家都忙著發財,想去為中國人打工,新明、東南國在安南大量投資,他們收購稻米運回明國(受小冰河影響,明國糧食生產不穩定),還有大木、香料、象牙、玳瑁、燕子口水、犀角等,并在安南開發鐵礦和煤礦。

    民心變了!

    17世紀世紀并不是民族主義的世紀,安南與中國文化相近,看到中國人生活得那么好,來的新明、東南國的商人生活不錯,在東南國就連小民都有好日子過,于是上上下下的安南人都心動了。

    心動就行動!

    阮福瀕與鄭柞達成了共識,讓鄭柞挾持黎神宗,以名義上的安南之主的名義上書,派出使節團到達旭日城,要求內附,成為東南國的一個實轄之地,要求東南國給予國民待遇!

    楊鶯兒接見了使節團,以茲事體大,老公不在家為由,來緩兵之計,暫時擱置安南人的請求。

    現在顏常武歸國,那些安南人求見,請他決定內附之事。

    “越南”的名字卻是顏常武有一次說漏嘴,把安南說成越南,安南人就以此來綱上線,說領袖金口既開,安南國可以改為東南國的越南省了!

    “越南???!”聽得顏常武不禁樂了,說出了一句名言。

    “窮人在十字街頭耍十把鋼勾,勾不著親人骨肉;富人在深山老林,掄木棒打不散無義的賓朋!”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