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穿越重生 > 踏星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機會
    通過邊域,界山首座帶著陸隱幾人直接進入無盡疆域。

    以界山首座的實力,無盡疆域沒有任何監視可以察覺到他,不過也只是無盡疆域,只要正式進入科技星域,無論多強都會被主腦察覺。

    羅皇確定的路線可以從無盡疆域直接到達,屬于一本城與創天院中間的路線,也是最沒有可能被發現的路線。

    當初羅皇就是從科技星域一路順利來到無盡疆域。

    距離那個時候已經過去很久很久。

    星空路線未變,但戰場,卻有了改變。

    一本城在與創天院的戰斗中處于下風,戰場向著一本城方向偏離,羅皇不知曉,陸隱他們更不可能知道,以至于進入羅皇逃出的路線后不久,他們就遭到攻擊。

    遍布星空的機械巨爪被成片摧毀,界山首座臉色凝重,“路線不對,被發現了”。

    羅皇瞳孔紅芒閃爍,“路線沒問題,但多了很多監視,這種監視的密集程度跟科技星域正常星空一樣,難道戰場方位變了?”。

    “你最好立刻找出安全路線,否則我們遲早會引起主腦注意”界山首座厲喝。

    羅皇盯著星空圖看。

    陸隱皺眉,這么多年過去,路線有問題很正常,“先找顆普通星球待著,這里存在普通人生活的星球”。

    “不能在這里,一旦主腦盯上就麻煩了,還會連累那些普通星球的人”界山首座道,說完,帶著陸隱幾人原路返回,直接退出科技星域。

    科技星域內會被監視到,但在無盡疆域卻很難。

    無盡疆域內一顆荒蕪星球上,陸隱目光沉思,去不了創天院,自己的計劃就無法執行,如果強闖又會打草驚蛇。

    他不在乎打草驚蛇,創天院勾結新人類聯盟本就是他編造,他更希望打草驚蛇,完成計劃,但界山首座不可能答應。

    他來的任務是探查創天院究竟有沒有與新人類聯盟合作,一旦打草驚蛇,他去的意義就沒有了。

    望向科技星域方向,看來此次計劃行不通了,他只能等第二夜王和劉皇恢復實力,帶著他強闖科技星域。

    一天后,界山首座正要帶陸隱幾人原路返回,忽然察覺一行人朝著科技星域方向而去。

    在這被占據的無盡疆域,出現的修煉者應該是第六大陸的。

    界山首座原本不打算管,只想退出此地。

    但陸隱卻阻止了他,“前輩,第六大陸崩潰,所有修煉者轉移到外宇宙,恰好與科技星域接壤,對我第五大陸而言不是好事,晚輩覺得應該了解一下”。

    界山首座翻白眼,“這與老夫無關,老夫此次來的任務只是探查創天院”。

    陸隱道,“以前輩的實力可以輕易控制那些人,我們探查創天院的任務已經失敗,如果能從這些人手中得到些情報,也算有交代”。

    界山首座心動了,看了看科技星域方向,如今回去太早了,很明顯是剛進入科技星域就退出來,給禪老交差不太好,而且這也是自己

    多年來第一次外出執行任務,草草了事貌似確實不太說得過去。

    看向第六大陸那些修煉者,不過一個星使而已,一把就抓住了,然后滅口,沒人知道是他們做的,還能得到些情報,還不錯。

    “前輩,第六大陸與一本城合作,究竟里面有什么原因,我第五大陸始終不知曉,如果前輩能通過這幾個人查到些端倪,對我第五大陸便有大功,足以紀錄榮耀殿堂史冊”陸隱蠱惑。

    界山首座嗤笑,“小子,別來這套,什么紀錄史冊,名垂青史跟老頭子我毫無關系,不過隨手抓幾個人問些情報倒是可以”,說著,抬手抓去。

    波瀾不驚的星空毫無變化,唯一的區別就是那幾個第六大陸修煉者,消失了。

    荒蕪星球上,十數人跌落,表情茫然。

    為首一個男子在跌落的瞬間撕裂星源宇宙妄圖進入,卻被界山首座轟了出來,“動作還挺快”。

    十數個第六大陸修煉者怔怔望著界山首座和陸隱幾人,其中忽然有人驚呼,“陸隱?”。

    “陸隱?”。

    為首那個星使實力的男子同樣盯向陸隱,見鬼似的,“陸隱?你怎么在這?”。

    界山首座看了眼陸隱,“名氣挺高”。

    陸隱笑了笑,來到那個星使實力男子身前,“身份,姓名,目的地,把我想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

    星使男子盯著陸隱,忽然出手,以指化劍,劍鋒凌冽,洞穿虛空。

    一劍之下,陸隱不閃不避,微戰甲就足以擋住,此人實力并不強,遠遠比不上蒼宙,差不多是五十多萬戰力,破不了防。

    陸隱一手壓在男子肩頭,“再問一遍,把我想知道的都說出來”,說著,手掌用力,疊加勁道順著掌力侵入男子體內,男子咳出血,根本承受不住壓迫,血脈在碎裂。

    “陸隱,我第六大陸與你第五大陸早已罷戰,和平相處,你為何出現在這里?還對我們下毒手”星使男子咬牙沉聲低吼。

    “廢什么話”界山首座不耐煩,目光盯向男子左肩下三寸,“星源氣旋,不知道破了,對你有什么影響?”。

    星使男子大驚,臉色煞白,“你們想引起第六大陸與第五大陸戰爭嗎?”。

    “憑你,還不夠資格引起戰爭”陸隱冷冽道。

    星使男子咬牙,死盯著陸隱。

    陸隱皺眉,又不是他要破了此人星源氣旋,盯著他干什么?名氣大也不好。

    “我是武仙域,云谷谷主劍侍”男子開口,低沉說道。

    陸隱詫異,“武仙域的?還真是少見”。

    界山首座問道,“去科技星域有什么目的?”。

    星使男子遲疑,目光閃爍。

    “達到老夫的實力,可以輕易看出你是否撒謊,說錯一個字,破了星源氣旋”界山首座厲喝。

    星使男子掙扎片刻,嘆息,“與一本城商議,將一本城改造人帶去外宇宙”。

    “為什么?”界山首座急忙問道,他預感

    可能發現什么重要的事了。

    一本城與人類星域向來敵對,將一本城改造人帶去外宇宙顯然不是好事,以第六大陸現如今的情況,不應該要發動對第五大陸戰爭,但如果聯合科技星域,長時間將改造人帶去外宇宙,將來一旦開戰,人類星域將處于絕對的劣勢,等于一打二。

    他們還無法阻止,畢竟無盡疆域與邊域接壤,榮耀殿堂根本插手不了。

    星使男子搖頭,“具體原因我不知道,只知道奉命到一本城商議,盡可能多帶些改造人回來”。

    “真不知道原因?”界山首座不信。

    星使男子面色煞白,“真不知道,也沒資格知道”。

    陸隱右手猛地用力,“你們是不是在商量對東疆聯盟出手?”。

    星使男子痛苦,與陸隱對視,“外宇宙本就被送給我第六大陸,何時對東疆聯盟出手都不過分,陸盟主,你如今更應該與我們搞好關系,而不是引發矛盾,甚至引發戰爭”。

    界山首座考慮的是整個第五大陸,而陸隱考慮的更多的是東疆聯盟,畢竟第六大陸如果聯合科技星域謀算第五大陸,首當其沖的就是東疆聯盟。

    有一點陸隱很確定,第六大陸絕對在謀算第五大陸,青檀就被安排進入界山,甚至控制了一個理事,第六大陸從來沒有放棄對第五大陸的控制。

    困住第六大陸修煉者,陸隱單獨與界山首座談,“前輩,機會來了”。

    界山首座疑惑,“什么機會?”。

    陸隱激動道,“偽裝第六大陸修煉者,控制那個谷主劍侍,進入一本城,通過一本城橫穿科技星域戰場前往創天院”。

    界山首座暗驚,“你瘋了,進入一本城?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一本城是科技星域最核心的地方之一,那里存在著即便禪老都顧忌的力量,否則你以為多年來為什么我們人類無法收復科技星域,那里絕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

    陸隱道,“晚輩知道,但只要不暴露就無礙,何況就算暴露,以前輩的實力當真無法沖出去?七字王庭慧家長老慧空就在科技星域待了很多很多年”。

    界山首座直接拒絕,“不能去,一本城太危險,而且從一本城前往創天院也不現實,你以為是散布?那里是科技星域”。

    “這樣,不到一本城,讓這些第六大陸修煉者替我們引路,找到羅皇說的位于一本城與創天院之間的戰場,通過那片戰場前往創天院,從一開始這也是我們的目標”陸隱道。

    界山首座還想拒絕,但陸隱說的不錯,從一開始禪老給他的任務就是前往創天院調查,當然,前提是基于羅皇提供的路線是正確的,否則去創天院就不是調查,而是強闖。

    慧空能在科技星域活下來,他們或許也可以,但任務就完不成了,毫無意義。

    而今又多了一條路,可以讓他們回到正軌,界山首座想拒絕也不行,否則陸隱一旦跟禪老提起,他就麻煩大了。

    ---------

    謝謝兄弟們支持,謝謝?。?!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