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亂世梟雄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對程咬金的興趣
    “所以剛才李靖說的沒錯,想要我軍沒有死傷是不可能的!”王君臨沉聲說道。

    厲山飛咬著牙,一臉狠意說道:“既然如此,也就只有硬打了?!?br />
    王君臨看了一眼李靖,目光掃過眾人,說道:“正因為我知道這場仗將會是我們與瓦崗軍開戰以來最難打的一仗,所以我才親自過來坐鎮?!?br />
    “交給我?!睕]有出乎王君臨的意料之外,第一個跳出來的還是李玄霸,“師伯,這一仗交給我,我最多半天時間便打下黃石寨!”

    不等王君臨說話,厲山飛跳了出來,說道:“王爺,交給我吧!暴熊營這些天打了太多的仗,也該休息一下了,交給我帶領一萬人馬打頭陣?!?br />
    李玄霸還想說什么,王君臨揮手道:“厲山飛的人馬剛剛組建,還沒有打過硬仗,先打打看,若是打不下來再說?!?br />
    厲山飛頓時喜形于色,李玄霸這戰斗狂自然是悵然若失。

    ……

    ……

    遠東軍大營在緊密鑼鼓的準備,數里開外,黃石寨上,程咬金也正在召麾下眾將官議事。

    程咬金很清楚,黃石寨因為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將會是遠東軍必須要攻下的目標,并且對方的攻擊力度必然會很大,甚至遠東軍對黃石寨勢在必得。

    人的名樹的影兒,這些年遠東軍無敵之名是一次次真槍實刀用熱血和尸體堆積而成,半點假都做不得。更何況這幾天程咬金真切的體會到了遠東軍的威名赫赫之下,果然不是虛有其表,甚至比他之前想像中的還要強不少。

    在軍情府之前的情報之中,程咬金并不是很受重視,要不是王君臨特意交待過,甚至還會被忽略。

    其實單從外表上看來,程咬金也的確像是一個暴戾的粗魯武夫,可是他粗魯暴戾的外表之下,卻是一個智謀非凡的將領。

    更何況程咬金極為勇武,尤其精擅箭法,他親后訓練出來的一千親兵個個都可稱作神箭手。在黃石寨這種地形地勢之下,尤其能發揮他們的特長。

    “各位,據我派出去的探子回報,遠東軍已經調集四萬人馬駐于黃石坡,另外有兩萬人馬守著小河鎮山道入口。這些天又運來不少攻城器械,他們已經做好了攻打黃石寨的準備!”程咬金神色肅然凝重,聲音有些沉重的響起:“遠東軍必然是來勢洶洶,我們要做好與敵苦戰死戰的準備?!?br />
    “遠東軍戰力冠絕天下,這一點之前對我們來說是傳說,如今大家已經親身感受過了,所以這既定的實事?!背桃Ы鹕裆氐卣f道:“另外,我們得到情報,秦安王王君臨可能已經來到了黃石坡遠東軍大營,所以對方是勢在必得,我們黃石寨天險隨可倚仗,但遇上遠東軍,絕對不能以為便是十拿九穩,這世間,本就沒有攻不破的城防!”

    程咬金見鋪墊的差不多了,眾人也從思想上引起了高度重視,這才笑道:“我的計劃是憑借黃石寨不可逾越的天險,我們與遠東軍耗下去,耗得他受不了。他的兵再勇猛,在我們集中兩萬人防守的黃石寨面前,我要讓他兵力傷亡的受不了,即使最終黃石寨丟了,也要讓遠東軍在我程咬金手上遭受從未有過的重創?!?br />
    ………

    ………

    往常的這個時候,中原鳳陽城地域的天已經大亮,但今天,卻罕見的出現一層薄霧,飄飄蕩蕩,使得眼前越加朦朧,黃石寨陡峭的鋒刃便顯得也愈發險惡了些,薄霧飄過,很輕易地便被撕裂成一段一段,露出發白的巖石來。

    薄霧地深處,傳來一聲聲沉悶地鼓聲,整齊劃一,單調一致,但卻顯得一往無前。鼓聲之后,一列列的士兵從霧中走出,陳列在黃石寨之下。

    站在山頂黃石寨城墻上,依稀可以看清遠處的隊伍伴隨著隆隆的腳步聲漸漸逼近,約有一萬之數。如此遠的距離,聲音能夠這般清晰,完全是因為數千人踏著整齊劃一的步子,隨著鼓點同起同落,每一次腳步踏下,地面似乎也隨之顫抖。

    沒有聲嘶力竭的吶喊,沒有瘋狂的喊殺,只有無邊的沉默和令人壓抑到了極點的肅穆。黃石寨上的程

    咬金手微微顫抖,他本身便是瓦崗軍的一員悍將,心智更是當世最頂尖的,比起尋常人,他可以從眼前軍容中看出很多東西。

    前幾日在黃石坡是因為一來便投入戰斗,場面有些混亂,程咬金還沒有看到這樣的場景。他此時看到遠東軍軍隊的兵容,竟然禁不住的戰栗,這便是冠絕天下的遠東軍軍隊?他原以為徐世績的練兵之法已經是世所罕見,但他以往所見瓦崗內營軍容遠遠無法和遠東軍相比。

    不管是李密,還是徐世績,都非??粗厍閳蟠蛱?,又有謝映登這樣的精干人物負責,所以瓦崗寨的情報打探能力雖然比不了王君臨麾下幾個勢力,但相對來說還是不錯的。

    特別是在瓦崗地盤上,探子無數,輕易便打探到不少關于遠東軍的消息,其中就有一條說是厲山飛帶領的這一萬人馬是遠東軍剛剛成立的營頭,甚至因為沒有立下什么功勞,連營號都沒有。

    所以,相比遠東軍其它營,厲山飛這一萬人并沒有什么戰績,厲山飛也是遠東軍諸將中資歷最淺的。

    但此時看著這支人馬有如此軍容,程咬金難以想象遠東軍另外各營又會是什么樣的。

    三萬多名黃石寨上的瓦崗軍士兵不由自主的受到了感染,嘈雜聲漸漸變小,甚至慢慢地寂靜無聲。

    轟隆隆,轟隆隆,一個個的步兵方陣到了山腳下,沉默地站著。遠處,與厲山飛一萬步兵行進截然不同的且更大的轟鳴聲傳來,那是暴熊營的騎兵,一桿寫有‘李’字的大旗穿透薄霧,出現在眾人眼前,沒過多久一隊隊的騎兵飛奔而來,列陣于步兵方陣之后。

    “那大旗之下恐怕不光是那李玄霸,毒王王君臨也到了?”程咬金睜大雙眼,竭力想要分辯出對方,但雙方距離實在太遠,除了一個個模糊的人影,他什么也看不清。

    不過,王君臨卻是能夠看清他,因為王君臨有望遠鏡。

    對于程咬金,王君臨的興趣只比李靖差了一籌,這樣的人物若是不能搶在李淵父子之前收為已用,豈不是太過遺憾。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