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開海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馬賽
    瑪格麗特王后還是沒能戴上黃喜的苦心準備,最終戴好耳塞的只有陳九經一個人。

    在瑪格麗特即將戴上耳塞時,有侍女穿過城墻來到她身邊,告訴她納瓦拉亨利就在波爾多左岸,而且是被抬過來的消息。

    這讓她沒能看完這場戰斗。

    不過在她離開城樓時,被搬上城頭的大口徑艦炮集體齊轟還是差點把她嚇尿褲子,別說她了,左岸城門口木排車上亨利又被嚇醒了,接著知道自己為何被嚇醒后又被這件事本身嚇暈過去。

    但戰斗仍在繼續,以比隆元帥相反的想法進行下去。

    這場戰斗開始之前,明軍留給他足夠的時間去出謀劃策,應對戰事。

    比隆也確實是這樣做的,對峙的漫長時間中,波爾多郊外有許多原本住在城堡與修道院中的貴族、修士躲避軍隊向北投奔王軍,當然還有對明軍懷敵視與恐懼心態的百姓,不過他們遠沒有前者對比隆有意義。

    從貴族和修士當中,比隆盡量收集了關于半年前明軍洗劫波爾多郊外的那場戰斗過程,有用沒用他都收集到一些,比方說‘他們愛吃大蒜’、‘喜歡金、銀、馬和漂亮姑娘’、‘火炮非常厲害’或者‘士兵好幾天不洗澡身上也不臭,陳九經將軍很英俊’之類的消息。

    尤其最后一個消息,是從波爾多郊外莊園一個面容姣好、滿頭披肩金發的年輕男性騎士口中說出來的,比隆聽了之后只能無奈地攤攤手,打算把他送進盧浮宮。

    像這樣有另類喜好、好看且沒用的小白臉兒,窮鄉僻壤當個騎士屈才了,國王亨利三世在巴黎盧浮宮里養了一大堆。

    當然也少不了貴族和修士們互相攻訐,修士們說波爾多的貴族和明軍達成協議,根本沒打過仗守備軍就把兵器鎧甲戰馬全交了出去;貴族們說修士把該購置武器與支付軍餉的錢全拿去修繕被燒毀的修道院和找妓女了。

    比隆也很無奈啊:我一不能把達成協議的貴族吊死,二不能神父修繕的修道院拆了,三也不能讓妓女下崗。你們跟我說這些有什么用?我就是個帶兵打仗的。

    但明軍的火炮很厲害,比隆元帥記住了。

    在比隆的認知中,火炮有一條鐵律:越厲害的火炮,裝填越慢。

    這一點兒毛病都沒有,火炮越大、炮彈越大、火藥越多、威力才越大,什么都多了、重了,裝填自然就慢。

    陣前六個輪次佛朗機炮齊射復裝的過程也印證了比隆這一猜想,明軍沒有使用什么像樣的火炮來進行炮戰,那肯定他們不想要把火炮暴露的太久,或者是想要在戰斗最激烈的時候把火炮打出來。

    火炮裝填需要很久,但撕裂陣線攻至城下、改變戰斗勝負的轉折點卻往往發生在極短的時間內。

    那么,留給比隆的選擇就不多,這些火炮他的部隊是一定會挨的,既然一定會挨,那就讓最沒用的部隊去挨——他的左翼新兵。

    整場戰斗都幾乎在照著他的想法來,雖然他沒料到漢國防線前的虎蹲炮,但他同樣也把漢國士兵的戰斗力高估了,中軍、右翼相持,沒錯。

    兩個軍團最龐大的部隊在左翼,新兵當然打不過敵人,他們被擊潰;第二個摻了老兵的方陣能自行撤退并維持陣線;精銳的騎兵撕開缺口,但目標太小,敵人不會發起炮擊;然后兩個方陣殺回去,突破防線,被敵軍炮擊;失去震懾力的敵軍火炮正在裝填,另一股騎兵在火炮齊射掩護下隨意突擊中軍或右翼,就能奪下陣線。

    撤退才是最考驗軍隊能力的時刻,只要敵軍撤退不好,就能沖散己方部隊,他就能接連拿下防線開始圍城,當攻城炮擺在城下,這座城就已經破了。

    城破后,城里的百姓與貴族會里應外合,敵人只能坐船倉皇離去,波爾多收復成功。

    幾乎完美!

    可南方殺氣騰騰的騎士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會有騎士從南方過來,那是阿讓的路啊,那三千王軍沒擋住納爾瓦?不至于吧,納爾瓦不就是一群拿著糞叉的農民么?

    怎么會有這么精銳的騎士?而且這么多。

    比隆元帥非常困惑,在困惑中,明軍真的發炮了,而且不是從陣地上,是從波爾多城頭。

    隔極為遙遠的距離,數十顆炮彈被打至空中,穿過半座戰場的炮彈散到沒有人知道炮彈想打的究竟是誰,但非常密集,不是炮彈密集,是二十幾個法蘭西步兵連隊非常密集。

    說實話炮彈這樣打過來威力是極小的,它們在空中劃一道弧線,落地根本無法再彈起來,直接就砌進土地,一顆炮彈也就能砸死兩三個人,根本無法取得像幾百米距離平射一顆炮彈砸死一列人那樣的戰果。

    但嚇死人了。

    這些炮彈從一個‘看見也只會朝那個方向脫掉褲子一邊甩,一邊哈哈哈讓它來打你們’的距離打過來,然后把你身邊那個人打死了,你怎么想?

    跑不了!

    步兵都被驚呆了,還沒來得及慌,那些從南方殺來的騎士就已經沖進散開的方陣,步兵無法結陣對抗騎兵,便根本是不對等的戰斗,無助的步兵只能祈求他們英勇的騎士快點回來消滅這些敵人。

    他們的騎士確實回來了,從戰壕被攆回來了。

    一些穿著紅色披毯與盔甲,手持鐵盾和長矛的高個子黑人緊隨其后從戰壕里跳出來,他們不結大陣結小陣,三五人一隊面對一名騎士,有些引誘、有人投矛扎腿、有人正面格擋、有人背后盾擊,逮住機會突然一根飛矛出去準確扎在板甲縫隙,一名騎士就沒了。

    他們殺起騎士的速度,可比讓五個騎士對五個騎士單打獨斗快多了。

    比隆元帥如愿以償,這場戰斗從開始到結束,一切都按著他的想法,甚至就連潰敗都如他所料,是從左翼開始的。

    只不過,潰敗來自他的軍隊。

    城墻上的陳九經長長地舒出口氣,在他眼中呈現的戰場,是楊策部非洲軍在康古魯部騎兵撕開敵軍側翼的幫助下士氣如虹地反攻,用佛朗機、虎蹲炮與西班牙火槍,將膠著的戰線一舉擊碎。

    比隆退軍了。/14_14088/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