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長寧帝軍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籌密
    廷尉府的人在京都城里的動作讓桑人變得警惕起來,一位幕僚官失蹤,那些寧人的尸體被騙走下落不明,這足以說明在京都城里就有不少寧人的密諜。

    所以京都城里的巡視衙門立刻變得緊張起來,他們奉命在城中搜捕一切可疑之人,但凡言談舉止有什么不對勁的人一概抓回去再說。

    可是一連搜捕了幾天,抓到了不少雞鳴狗盜之徒,卻連一個真正的寧人密諜也沒有抓到。

    京都皇宮。

    皇帝高井原臉色難看的很,就在京都城里發生這樣的事讓他覺得有些難堪,如果真的是寧人密諜做的,臨戰之前可能發生的事就一定不只是尸體被偷走那么簡單。

    “陛下?!?br />
    春野松俯身說道:“昨日臣去了一趟巡視衙門,看了看他們抓到的人,別說寧人密諜,連一個外人都沒有,全是桑人?!?br />
    高井原問:“那你看如何應對寧密諜之事?”

    “臣聽聞,寧國有廷尉府,職權極大,可監察百官,還可滲透敵國獲取情報,還可進駐軍中督查軍紀,還可控制江湖利用其力?!?br />
    春野松道:“桑國,也需要這樣的廷尉府?!?br />
    高井原皺眉:“可是沒有人具備這方面的經驗,巡視衙門那些人笨的要死,從軍中斥候大量調人的話,馬上就要開戰了,對軍中勢必會有影響?!?br />
    春野松道:“所以臣把另外一件事與此事一起與陛下說,另外一件事是臣昨日問了問,國庫空虛存銀不足六十萬兩,連出海的軍費都不夠,若要數十萬大軍遠征,沒有幾百萬兩銀子根本難以支撐?!?br />
    “幕僚官高盛幸成想到了一個辦法他說現在京都之內,乃至于桑國之內,富商其實并不少,他們表面上經營生意,暗中雇養海盜,手中握有巨富,已經有了錢卻沒有地位,如果陛下同意的話,讓他們向朝廷捐獻一定數量的銀子,陛下就可以給他們地位?!?br />
    “比如,捐銀一萬兩,可領七品虛職,沒有實權,給他們名望地位即可,捐銀十萬兩,可領三品虛職,甚至還可以封一個子爵,不世襲罔替,一代而終,且沒有俸祿?!?br />
    高井原一怔:“這種事他們會愿意?除了一個名頭之外什么都沒有?!?br />
    “這名頭就是錢?!?br />
    春野松道:“如果陛下同意,臣打算把組建桑國自己的廷尉府之事也一并辦理,就說朝廷打算組建一個新的衙門,但是不打算從現有的官員和軍中調人,打算從江湖中召集高手,讓那些富商出資,給他們虛職,如果此事可行,一年之內至少能為朝廷募集款項數百萬?!?br />
    高井原道:“可一旦開始賣官,朝廷綱紀必然混亂崩壞?!?br />
    “以戰為主?!?br />
    春野松道:“捐銀過十萬兩的人,封地都在寧國那邊,告訴他們只要大軍打下來的,就是他們的,在他們自己的封地,無需繳納稅賦,無需按照桑國律法行事,他們在自己的封地有絕對的控制權,生殺無算?!?br />
    高井原沉思片刻后點了點頭:“那就去辦吧,不過這件事只是權宜之計,等到擊敗寧國之后,絕不能再有這樣的事而且這些買了官的人,也要想辦法拿回來給他們的?!?br />
    “若以后擊敗寧國,這些人還重要嗎?”

    春野松道:“如今只是朝廷

    需要他們的銀子?!?br />
    “我們的廷尉府叫什么名字?”

    “臣想過了,就叫稽事府?!?br />
    “去安排吧?!?br />
    高井原道:“我親自去練兵,若半年有銀錢數百萬,便可揮師西進?!?br />
    他走到地圖前指了指:“我已經看過很多次,自從接手水師之后就一直在研究這一戰怎么打?!?br />
    他的手指落在地圖上:“這里,是寧國的連山道,一江之隔是遼北道,這兩地,是寧國北方的糧產地,只要拿下連山道和遼北道,穩守一年,我們就可繼續向西猛攻?!?br />
    “連山道?!?br />
    春野松道:“前些時候,傳聞寧帝太山封禪,這座太山就在連山道,如果拿下連山道的話將有著無與倫比的意義?!?br />
    “帝國的水師從這里進攻?!?br />
    高井原看向連山道封疆臺:“這里是寧國東海水師駐地,看起來是最難打的地方,可只要攻破封疆臺,整個連山道都在兵力覆蓋之內,水路發達,我們的水師可以迅速把兵力輸送到其他地方,尤其是這條南平江,可以直達長安?!?br />
    高井原長長吐出一口氣:“現在差的,只是錢?!?br />
    “臣來想辦法?!?br />
    春野松俯身一拜:“臣這就先告退了?!?br />
    兩日后。

    春野松再次進宮,看起來面帶喜色。

    “陛下?!?br />
    春野松快走幾步:“有個好消息,城中富商對于捐銀換爵的事都很有興趣,兩日之內,臣已經見了數十人,粗粗估算,光是京都城內的捐銀就◇零零已經有百萬兩之巨,其中有一位富商名為東扶,是北??と?,經營海運生意,可臣查過,他原本是一個海盜,在寧國渤海道一代劫掠,所以還是寧國通緝的要犯,身份正在核實?!?br />
    “他愿意捐銀二十萬兩,但是有個條件,他想要個稽事府的實職?!?br />
    “給!”

    高井原道:“二十萬兩銀子,給個實缺也不為過,如果他愿意給的更多,給他一個稽事府的千事都無妨?!?br />
    春野松道:“他還愿意出資在京都城舉辦比武大會,為朝廷招募英才?!?br />
    “就是”

    春野松道:“他問,能不能見陛下一面?!?br />
    “好?!?br />
    高井原道:“明日宣他進宮?!?br />
    第二天一早,富商東扶就站在宮門口等著了,從早晨開始等了整整一天,到臨近日落才有人出來告訴他陛下有空見他了,不見東扶臉上又任何不喜之色,千恩萬謝跟著內侍進宮。

    皇宮金光閣,高井原看到東扶進來后微微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并沒有讓東扶起身,東扶就這樣趴跪在地上足足一刻之久,高井原才放下手里的筆:“起來吧?!?br />
    東扶連忙起身:“謝陛下?!?br />
    “朕想知道,你哪里來的那么多銀子?”

    這第一句話就問的很不和善,東扶低著頭回答:“我原本在渤海國做生意賺了不少錢,桑國一統后便回來,在北??そ洜I生意,也積累了一些,此時國家需要,我愿意為國家出力?!?br />
    “是做海盜吧?!?br />
    高井原的這第二句話更直接。

    東扶顯然楞了一下,沉默片刻后垂首道:“是”

    “你父親是誰?”

    “是海鬼?!?br />
    “哈哈哈哈?!?br />
    高井原聽到這句話后起身,走過去在東扶的肩膀上拍了拍:“朕聽聞你原本在渤海道做生意積累巨富,大概就想到了,在那片海域讓渤海人聞風喪膽的海盜只有三個,其中兩個已經歸順朝廷,就在水師之中任職,唯有海鬼下落不明,所以朕立刻就猜到了你的身份?!?br />
    “朕想問你?!?br />
    高井原看著東扶的眼睛問道:“你為什么要捐出幾乎所有錢財?朕可不想聽什么報效國家的話,你父原本也是有爭雄之力的人,只是被擊敗后不得不北上做了海盜?!?br />
    “我的父親死于寧人之手?!?br />
    東扶緩緩吐出一口氣:“前幾年,我父帶著船隊在渤海做生意的時候,被寧國水師追上,領軍的寧國水師將軍名為辛疾功,他帶著寧水師把我們三十多條船全都擊沉,我父被他親手割掉了腦袋”

    東扶停頓了一下,抬起頭看向高井原:“所以我一直都在尋找機會報仇,可我的船隊已經沒有了,就算有也不可能打得過寧國水師,前幾日聽聞可以向朝廷捐銀的事我就做出了決定,捐出所有錢財也要做這件事?!?br />
    “好!”

    高井原道:“朕答應你,擊敗寧國水師之后讓你親手割了辛疾功的腦袋?!?br />
    “多謝陛下?!?br />
    東扶再次拜倒在地:“多謝陛下圣恩?!?br />
    “起來吧?!?br />
    高井原伸手把東扶拉起來:“朕想知道,你到底能捐出多少銀子?應該,不只是二十萬兩吧?!?br />
    “若一錢不留,可捐給朝廷至少五十萬兩,但其中大部分不在我手里,在渤海道,父親把這筆錢財藏于渤海道外一個海島上,若陛下能派遣軍隊過去,當可取回?!?br />
    “渤海道”

    高井原看向春野松:“你覺得怎么樣?”

    春野松搖了搖頭:“孟長安在渤海道?!?br />
    高井原隨即停頓了一下。

    “寧國東疆有兩塊擋在帝**隊面前的大石頭,一塊石頭叫沈冷,他手下的寧國水師是帝**隊在海上最主要的敵人,一個石頭叫孟長安,他的東疆刀兵是擋在陸地上的最主要的敵人?!?br />
    高井原長長吐出一口氣:“朕若不御駕親征,滿朝武將,沒有一人能有把握贏得了這兩個人”

    東扶立刻說道:“其實還有許多海盜沒有歸化朝廷,全都加起來,不下數萬之眾,若能招撫,這些人為前鋒,不傷帝國水師根本就可與寧國水師一戰?!?br />
    高井原點了點頭:“你父親是海鬼,與這些海盜都有來往,招撫這些海盜的事交給你了,朕現在就封你為招撫使,有專權,另外京都城比武大會的事,你也來籌備吧?!?br />
    高井原擺了擺手:“都去吧,半年之內,朕要你們組建出一支可以和寧國廷尉府抗衡的隊伍,未來的戰場上,稽事府要徹底壓住廷尉府!”

    【祝大家元旦快樂,萬事如意?!?br />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