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秦時小說家 > 第八百四十四章 誰人漁翁?(第一更)
    天高云淡,暖陽高照,花木掩映,廊榭儼然。

    咸陽宮,仁禮之堂,為近月來入宮得儒家掌門伏念所居之所,位于咸陽宮西側一隅,頗為清靜,地雖不大,也算得上一處小宮殿。

    數月來,除卻扶蘇以外,其余歲數皆足夠的公子、公主匯聚于此,接受伏念所教導。

    當然,對于伏念所教導的內容,每隔三五日,秦王政手中便會有備份,一覽具體內容,若有不合,既當王命落下。

    而那伏念明顯不是尋常之人,數月來,一應諸般教導,無論文武,盡皆有獨到之處,倒是令秦王政逐漸的欣賞起來。

    仁禮之堂每隔半個時辰,便會有半柱香的休整時間,那些學生都是年幼的公子、公主,不可與成人相比,堂前為演武之場,旁側則是兩處花木清香擴散的園林。

    碧綠的草地之上,一群年幼的孩童正在其間不住玩耍,或是揮動手中的木劍、木刀,或是在品味宮人送來的精致點心。

    脆音緩緩,此起彼伏,頗為歡悅的樣子。

    不遠處的蜿蜒長廊上,公孫麗靜坐其上,數年的宮中生活沉淀,渾身上下頗有端莊雍容的風姿,面帶微笑,看著不遠處諸多孩子玩耍。

    天明與陽滋也在那里,此刻,天明正在揮動手中的墨家至尊武器,變換形體,一招一式,頗有些威能,陽滋這個小丫頭則是在一旁拍手叫好。

    “父王!”

    秦王政前來仁禮之堂,并未讓人率先知會,一行人行至演武場之所,頓時被眼尖的陽滋率先看到,頓時一張小臉上滿是歡喜。

    連忙呼喊一聲,整個人小跑著沖上前去。

    “哈哈,陽滋,今日可有胡鬧之舉?”

    看到陽滋這個小丫頭,秦王政心中殘余的一絲憤怒之意也逐漸消散,看著小跑近前的陽滋,不由得張開雙臂,等待小丫頭近前。

    “父王!”

    “……”

    伴隨著陽滋的一聲呼喊,遠處草地、花園處的諸多公子、公主也是紛紛將目光看過去,果然是父王親至,連忙的,一個個小人停下手中的動作,欲要近前行禮。

    砰!

    忽而,陽滋小丫頭小跑的身形陡然一滯,整個人腳下似乎被什么絆了一下,突然的撲倒在地,一道略有輕響的聲音傳出。

    頓時,那一直近身隨伺小丫頭身側的兩位宮人侍女神色驟變,慌忙近前,將小公主攙扶起來,入眼處,二人神色更是煞白無比。

    卻是小公主一張粉嫩的面上,一張完美的容顏上,此刻白皙的額頭冒出鮮血,正在向外擴散,小丫頭一時間也懵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陽滋!”

    秦王政也是面上一變,連忙也是腳步緊走兩步上前,看著小丫頭放聲哭泣的模樣,憐惜的將小丫頭抱在懷中,悄聲安慰著。

    瞥著此刻正跪立在地上的兩位宮人,眉目緊皺,實在是無用,連公主都護持不了。

    “拉下去,打入永巷!”

    頭顱微轉,看向身側的少府令趙高。

    “大王饒命!”

    “大王饒命!”

    “……”

    那兩位隨身隨伺小公主的宮人為之恐懼,本就驚懼蒼白的面上,更是不住的以頭搶地、求饒之音不絕,一時間,整個演武場四周陷入無言的寂靜。

    少府令趙高可沒有管那么多,揮手間,一側便是有衛士出列,欲要將那兩個倒霉的宮人打入永巷,不出意外,想要出來是不可能了。

    “妾身見過大王。”

    遠處的公孫麗,也是一襲淺粉色的錦衣裙衫近前,屈身一禮,看著此刻仍舊在小聲哭泣的陽滋,又看著那兩個倒霉的宮人,也是無奈。

    看著麗兒,秦王政點點頭,拂袖擦去小丫頭額頭的血跡,還好,只是破損了一些表面,雖還有礙,但宮中名藥甚多,該不會留下疤痕的。

    “大王,就饒了她們兩個吧,數月來,待在陽滋身邊,也算是有功,近日有錯,發配別處就是了。”

    公孫麗看著那仍舊以頭搶地,不住求饒的兩位宮人,揮手間,讓那兩位兵士待在一側,近前輕語,單手輕撫著小腹。

    “近來宮中多有一些異心之人。”

    “寡人以為,也該對后宮給予整頓一二了。”

    “既然有麗兒求情,那就免去一死,仍打入永巷。”

    咸陽后宮之內,有人吃里扒外,欲要禍亂大秦,欲要擾亂大秦一天下的步伐,這是秦王政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忍受的。

    眼前這二人的罪雖小,可不予懲處,如何震懾后宮諸人。

    于此,公孫麗想要繼續說些什么,可是……想了想,輕嘆一聲,沒有多言,能夠保存一絲性命,也足夠了。

    “父王,天明有一語。”

    公孫麗身形矗立不動,那兩位兵士見狀,便是要近前將那兩位宮人拉走,打入永巷,雖死罪免除,但一番苦頭還是少不了的。

    但正當其實,又一道略顯稚嫩的聲音傳出,兩位兵士見狀,相視一眼,又是不好下手的。

    那人是大王頗為寵愛的麗夫人之子,為天明公子,大王也是甚愛之。

    “哦,有何語?”

    秦王政懷抱著小陽滋,看著近前的天明,神情微微一動,隨意詢問著。

    “天明想問父王,何為仁者?”

    身披錦袍,發絲成髻,踏步近前,拱手一禮。

    “仁者?”

    聽到天明問詢自己這個問題,秦王政面上啞然,一雙丹鳳之眸忽閃,看向此刻正從遠處仁禮之堂徐徐走進的儒家伏念。

    “仁者愛人。”

    “以仁禮相愛,皆可為仁者。”

    秦王政饒有笑意的回應著。

    “即如此,何為愛人呢?”

    天明聞此,又是一問。

    “愛人者。”

    “愛護秦娟,庇佑人臣,福蔭百姓,寬宥罪錯!”

    秦王政再次應道。

    “即如此,父王如今欲要一天下大勢,匡合諸夏,一合于秦,是否也該愛諸夏諸人?”

    小天明面上不由的笑意閃爍。

    “哈哈哈,倒是難為你了,繞著一圈,卻是落在此處。”

    “是否要讓父王免除這二人得處罰?”

    秦王政沉吟數息,朗聲大笑。

    “父王明鑒。”

    小天明嘿嘿一笑,微微頷首。

    “這些話是伏念先生交于你的?”

    秦王政又問。

    “是伏念先生教與天明的。”

    天明沒有遲疑,應聲而道。

    “天明,學的很好!”

    “看在你勤修苦學的份上,今日這二人就不予懲處了,不過……下不為例。”

    秦王政落下最終之言。

    “多謝父王!”

    “多謝大王!”

    小天明興奮的一禮落下。

    公孫麗聞此,也是開心一笑,看著小天明,面上不由的浮現一絲驕傲。

    “天明,今日伏念先生可有教導新的東西?”

    秦王政仍舊懷抱著陽滋,如今麗兒懷有身孕,不適合如此,瞥著徐徐近前的遠處伏念,又是一語落下。

    “父王,今日伏念先生所教為儒家理國之篇,蘇代之章!”

    小天明點點頭,應聲回之。

    “可知蘇代何人?”

    聞此,秦王政眉頭一挑。

    “縱橫之人。”

    小天明點點頭。

    “可有所得?”

    秦王政好奇的看過去。

    鬼谷縱橫之人,數百年來,一直都名揚諸夏的,他們的身上各有千秋特質,但也有鬼谷共同的特質,以儒家的地位,倒也可以一論縱橫。

    “引得武真侯一言:自古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

    小天明想了想,一禮語落。

    “哦,緣何有此體悟?”

    秦王政笑言,王弟那一語,近年來,朝中重臣的文書之上,多有顯現。

    “昔者趙國伐燕,蘇代前往游說燕惠王:今者臣來,過易水,蚌方出曝,而鷸啄其肉,蚌合而箝其喙。”

    “鷸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謂鷸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鷸。兩者不肯相舍,漁者得而并擒之。今趙且伐燕,燕、趙久相攻,以敝大眾,臣恐強秦之為漁父也。故愿王之熟計之也。”

    “燕惠王聽之,是所謂,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一謀全局,止兩國之兵,令大秦不得其利!”

    小天明略有思襯,便是脆音落下,述說今日所學。

    “哦,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看來天明學業真的有大進步,即如此,天明,如今秦趙交戰,你以為誰人可為漁翁?”

    ://8/42_42882/401054909.h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8。8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