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古典言情 > 盛世田寵:蛇蝎農女 > 第348章 永定陛下(大結局)
    “什么!?”

    這個消息大大出乎鄉親們的意料之外,好些人一時半會都反應不過來。

    倒是前來拜會晚哥兒的人聞言大喜。

    “遠神子,晚輩可算是找到您了!當初在永州聽您一席話,晚輩如醍醐灌頂,瞬息參透了五六年來都參不透的奧秘。您真是晚輩的大恩人!現在,晚輩是特地來投奔您的,還請您不要嫌棄晚輩粗鄙,晚輩愿意侍奉在您身邊,為您當牛做馬,在所不辭!”

    一個年紀三十開外的大男人,對著晚哥兒這個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一口一個晚輩,這畫面別提多滑稽了。

    但是,年輕的晚哥兒卻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拜倒在跟前的這個人,眼神忽然變得無比悠遠。甚至就連他身上的氣度都一下變得淡泊飄然起來,這就使得他看起來還真有那么幾分世外高人的味道了!

    再看看晚哥兒身邊的王昭,他則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

    好一會,才聽晚哥兒幽幽開口:“我游歷天下十余年,途中一直沒有選擇收徒,是因為我覺得我根基尚淺,修為不夠,收徒只會害了人。到現在該看的天下美景已經看完,但我依然年輕。接下來十年,我要靜下心來著書立說,所以我依然不會收徒。只不過,從明天開始,我每天卯時會在村里講述我這些年參悟的心得體會半個時辰。如果你真有心追隨我的話,到時候直接過來聽就是了。”

    “多謝遠神子,多謝!晚輩知道了,晚輩一定每天都來!”

    來人本來以為要被他給拒絕了呢!卻沒想到話鋒一轉,晚哥兒又給提供了這么一個絕佳的機會。他大喜過望,趕緊行個大禮,就興沖沖的出去找客棧投宿了。

    至于他帶過來拜師的厚禮自然留下了。

    人雖然走了,但因為他而引發的這個驚天大八卦的影響卻還久久沒有停歇。

    原本對晚哥兒沒多少印象的鄉親們現在全都一股腦的涌到他跟前。

    “晚哥兒,是真的嗎?你就是遠神子?遠神子是你?”

    “你真有那么神啊?那你給我算算,我家祖上是什么人?”

    ……

    大家將他團團包圍起來,七嘴八舌口沫橫飛,聲音大得都快把屋頂給掀了!

    顧采寧頭都大了。

    要是這群人環繞的對象是她,她怕是早已經爆發了!

    可是看看晚哥兒……

    這小家伙卻還一臉和善的模樣,那么耐心的回答每一個人的問題。

    顧采寧又嘴角抽抽。

    “果然,這小家伙口口聲聲跟咱們回來養老,的確是別有居心!”她低聲道。

    高風也一臉無奈。“本來還說要回來安養晚年的呢,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的確如此。

    晚哥兒的真實身份放出去,整個村子里都爆了!

    他被鄉親們圍到晚上,一直到天黑了,這些好奇心重的人才終于依依不舍的散去。

    也是直到這個時候,晚哥兒臉上才終于露出了幾分疲態。

    趕緊一屁股坐下,連往嘴里灌進去五六杯水,他才終于松了口氣。

    “可算是把人都給打發走了!”

    喘口氣,他再回頭看看那邊幸災樂禍的顧采寧夫妻倆,他又垮下臉:“爹娘,你們太狠心了!眼睜睜看著孩兒被那么多人圍攻,你們竟然也不來救我!”

    “這不是你自己想要的結局嗎?”顧采寧只道。

    晚哥兒就撇唇。

    “孩兒這么做,不也都是為了你們好嗎?您二老喜好清凈,最厭惡被無關之人圍著說閑話。現在孩兒把所有人的關注點都吸引走了,他們以后也都只會圍著孩兒轉,你們不就清凈了?孩兒一心孝順你們二老,你們竟然還不領情!”

    “這難道不是你在廣納學徒之余,順手做的一點事嗎?”高風沉聲道。

    晚哥兒頓時肩膀一垮。

    “你們這樣做爹娘是不行的!做父母的,難道不該鼓勵孩子,夸獎孩子嗎?可你們倒好,一天到晚就知道說大實話。也虧得是姐姐和我都心理強大,不然我們還不知道要被你們給傷成什么樣呢!”

    高風看著兒子故作幽怨的嘆了半天的氣,他才開口:“其實剛才還是有人來找我們了,他們想幫你說一門親事。”

    晚哥兒立馬嚇得跳起來了!

    “我不成親!我還小,還沒準備好呢!”

    “放心,我們把人都給回了。我們都說了,你已經投身給你的算命大業,這輩子都不娶媳婦了。”顧采寧就道。

    晚哥兒才松了口氣。

    只是馬上他又察覺到不對。“爹娘,你們不反對我一輩子不娶嗎?”

    “人活一輩子,有許多事情要做,成親生子只是其中一項。但也有人是會忽略掉這一項,而用這個時間去做對他而言更有意義的另一件事的。所以,只要你自己不后悔,我們有什么關系?”顧采寧淡然道。

    丟下這話,她就和高風走了。

    晚哥兒卻因為這話鼻子一酸,人站在原地許久沒有動彈。

    最終還是王昭走到他身邊。“辛辛苦苦準備了那么多話,到頭來一句都沒有派上用場,你心里其實很失落吧?”

    晚哥兒沒好氣的白他一眼。“就你會說話!今晚上回去,心經抄二十遍!”

    “是。”王昭立馬點頭。

    晚哥兒這才扭過頭,他連忙擦擦眼角,邁步又回了東北角的院子里。

    第二天卯時,他果然已經穿戴停當,開始在王府門口講述他這些年游歷天下的心得體會了。

    這個時候,也是顧采寧他們慣常起床晨練的時刻。

    雖然已經告老還鄉,但他們依然堅持住了這個習慣。

    只不過現在的雙柳村地方已經比當初大了許多,他們一圈跑下來,就用了足足半個時辰。

    而再等他們回到王府門口的時候,就見到原本大門口熙熙攘攘的人群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十多個。其中還有好些都在打著哈欠,一副沒睡醒的模樣。

    只有那個昨天找上門想要做晚哥兒弟子的人還正襟危坐,一臉認真的聽著。

    等到晚哥兒說完最后一句話,他徐徐起身:“今天就說到這里,余下的明日繼續。”

    “大師慢走。”那個人畢恭畢敬的行禮,目送他離開后,這才轉身回去客棧。

    接下來幾天,晚哥兒是遠神子的消息傳遍了附近的村鎮,也將更多的人帶到了雙柳村來。

    只不過,晚哥兒對外宣稱他現在要閉門鉆研,拒不見客。誰要見他,只管每天早上卯時過來聽他說話就是了!

    一開始的確有不少人沖著他的名聲來的,但聽過他幾次說話后,來的人就漸漸少了。

    “畢竟,天天這么早起對許多人來說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再加上我說的東西又晦澀難懂,沒有一點慧根那是根本聽不下去的!天長日久,大浪淘沙,自然就把不合適的人都給淘汰走了,留下的都是性情堅韌、又極具慧根之人。”晚哥兒得意洋洋的向他們解釋。

    “哦。”顧采寧和高風只有一個字奉送。

    晚哥兒對這對爹娘的反應已經習以為常。

    說完了自己的計劃,他就反過來問他們:“對了爹娘,這些日子我看你們白天也不停的在朝外跑。想來你們已經把村里的情況摸得差不多了吧!那你們一天天的還在外頭跑什么?”

    “我們打算在村里建一個武館,教導那些有武學根骨的孩子。如果能培養出來幾個送到軍中,那也是幫朝廷輸送人才了。”高風道。

    “這樣啊!挺好的。爹娘你們晚年有點事做,孩兒也就不擔心你們閑得無聊了。”晚哥兒趕緊點頭。

    他們雙方都對對方在做的事情不感興趣,自然也就只隨口問上一句,大概知道點情況,就不再多打聽了。

    如此,他們一家子住在一起,卻各自忙碌著自己的事情,而且各自的事業進行得還都挺紅火的!

    晚哥兒不用說,他用了十多年的時間在全天下打響了名號。現在終于在一個地方安定下來,他的信徒們自然趨之若鶩。

    雖然其中八九成都是沽名釣譽之輩,但好歹也還有那么幾個貨真價實的。他用實際行動一個一個把他們都給篩選出來,最終集結成一支小小的隊伍。

    高風和顧采寧更不用說。

    他們本來就名聲在外,尤其在雙柳村,他們倆更是傳說一般的存在!

    關于他們一家人早年在村子里,每天早起練功的說法幾乎人人耳熟能詳。現在顧長水夫妻倆回來后,那些后來成長起來的人發現還真是這樣!

    這一家人簡直自律得可怕!

    很快就有人有樣學樣,也開始天天早起跟在他們身后晨練。

    就算學不成他們的本事,但好歹強身健體也是不錯的啊!

    因而后來高風和顧采寧著手開武館,這也是順理成章的事。而且武官才剛開起來,十里八鄉來報名的孩子就已經把名額全都給搶光了!后來的人根本都沒資格!

    當然了,他們的武館和外頭那些光是練功強身的武館不一樣。

    他們的這個所謂武館,其實就是后世的軍事學校。學校里進行軍事化管理,孩子們除了練習功夫外,還有各種野外求生技能培訓、軍事素養課程,以及領兵作戰課程,甚至還有騎射課、槍械課等等,內容可比外頭的武官豐富多了!

    當然,對人的要求也高得多。但對于喜好征戰的人來說,這無異于是天堂!

    相對應的,只要能通過所有考核的,他們上了戰場絕對是很快就能成為骨干人物!

    更別提第二年顧采寧就和晨丫頭曉丫頭達成協定:每年他們都會從武館里挑選出一匹精英前去戰場實地學習。

    后來這些人不出意外的都被博海軍和瀚海軍搶走了。

    再后來,林家人也發現了這個寶庫,趕緊也來搶人。

    隨后其他軍營也都紛紛趕來,他們雙柳村里這個小小的武館才正式改名為雙柳軍事學校,也成為了天朝第一個系統化的軍事學院。

    自此,子承父業的將門世家傳統被打破,平民子弟也有了入軍營做將官的機會。

    本來只是閑得無聊給自己找點事做,顧采寧和高風哪里想到,他們稀里糊涂的竟然干出來這么一件大事?

    “想我出身貧寒,一輩子辛辛苦苦折騰二十多年,好容易才出人頭地。可這個出人頭地的代價卻是我這一身的傷痛。最關鍵的是這些傷痛還不是在疆場上和敵人對陣造成的,而是被自己人傷的!這個教訓我必須牢牢記住,也不能再讓后人赴上我的后塵。”

    “所以,這個軍事學校開辦起來也好。可以給許多和當初的我一樣的寒門子弟提供機會,也能為我天朝輸出更多的人才,一舉兩得。既然如此,咱們不如把它辦大吧!”

    高風一臉認真的和顧采寧商量。

    顧采寧哪有不答應的道理?

    雖然是歪打正著,但這個結果也不錯嘛!

    于是兩個人同已經升為東川省知府的陳昂商量一下,陳昂自然毫不猶豫的同意了。

    劃地盤,撥款修建學校……所有顧采寧和高風想得到的想不到的便利,他全都給他們想到了!

    雙柳軍事學院正式掛牌,成為官方學院。

    再后來,由各個將門世家創辦的軍事學院如雨后春筍般的冒出來,但顧采寧和高風創辦的這一個依然是所有軍事學院里頭的翹楚!

    它的成就讓其他所有軍事學院都望塵莫及!

    他們夫妻馳騁一生,滿肚子的實戰經驗和理論經驗都找到了發揮的余地,夫妻二人再次毫不吝惜的燃燒起自己。

    尤其是高風,他在短暫的休整過后,立馬將全副精力都投入到了創辦軍事學院當中。那一份火熱燃燒的激情,讓顧采寧都嘆為觀止。

    對此,高風只是道:“原本我以為,我告老還鄉之后就是廢人一個了。結果沒想到,原來老了廢了的我還有這么大的用處?那我就一定要用盡我的余熱,去溫暖更多的人!”

    他也的確說到做到。

    難得他對除了行軍打仗之類的第二件事這么認真,顧采寧自然也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支持他。

    在他們兩個人的齊心協力指向,他們的軍事學院發展極快!

    不過十年功夫,他們的第一批學員就已經成功在邊關打響了名號,甚至還有一個學員在制造槍械方面展現出來獨到的天賦。他竟然把顧采寧心心念念的狙擊槍給做出來了!

    如此,雙柳軍事學院雖然地方偏僻,卻是全天下所有想要從軍的男兒女兒心中的第一選擇。甚至甘家洛家林家的子弟,好些也都要來他們這邊研學一兩年。

    京城里的那些原本拍著手歡送他們夫妻回鄉的官員見狀,好些人都氣哭了!

    “不是說告老還鄉的嗎?他這叫回鄉養老的樣子嗎?”

    “我就知道,他們倆都不是安分的人!他們說話不算話!”

    “我就沒見過比他們更愛表現的人了!”

    ……

    可不管他們說什么,顧采寧和高風晚年的作為還是又得到了皇帝的贊賞。全天下的百姓也大都是支持他們的。

    尤其這個軍事學院里培養出來的大都是男人,顧采寧對此也并沒有任何意見,所以……這些人也就嘴上馬上幾句,并沒有做出多少實際的反對。

    因此顧采寧和高風的晚年事業蒸蒸日上,兩個人的名聲再次被全天下的百姓口口相傳。

    只不過……

    高風也就再支撐了十年。

    本來那次舊傷復發之后就沒有再好起來。這十年間他又勞心勞力,愣是把所以的精力都投注在了創辦學院上。

    到頭來,他油盡燈枯。在一天去學院里巡視完畢,走出學院大門就一頭栽倒下去,然后就再也沒有爬起來。

    但或許也是老天爺垂憐,他倒下后也不過兩三天,人就合上了眼,并沒有受太多的苦。

    當晨丫頭曉丫頭姐弟幾個匆忙從邊關趕回來奔喪的時候,他們姐弟幾個都團團圍繞在顧采寧身邊。

    “娘,您千萬要節哀啊!”

    “爹走了,還有我們呢!您千萬不能因為傷心過度壞了身子!”

    顧采寧嘴角抽抽。

    她抬起頭看著這群孩子們。“你們看我像是傷心過度的樣子嗎?”

    呃……

    “不像。”

    “那不就是了?”顧采寧輕笑,“你們爹身體不好早早的去了,這事對我來說雖然是一大打擊,但我也不算沒了他就活不下去的人。更何況他走了,身后卻還留了那么多事情給我呢!我自己也還有那么多的事情沒有完成,我干嘛要傷心?”

    “我的眼淚已經在和他訣別的時候流過了,那么這事就過去了。”

    她可真夠爽快的!

    這下輪到孩子們嘴角抽抽了。

    不過看到顧采寧的確精神不錯,不是故意振作給他們看的,他們也就放心了。

    高風的葬禮十分的熱鬧,皇帝雖然不能來,卻派了大公子和太子一起過來吊唁。太子甚至還親自為高風抬棺,作為對他為天朝奉獻一生的報答。

    高風的墓碑更不用說,上頭的一字一句,全部由皇帝親筆手書。這份榮耀,天下無雙!

    而等葬了高風之后,顧采寧就繼續看管著學院,和柳小姐書信來往,關注著天下女學的進展。

    柳小姐和高承成親后,他們兩個人依然將精力都放在開辦女學上。等將甘州肅州的女學扶持起來后,他們倆就又繼續轉輾其他地方,一個接著一個的將女學給開辦起來。

    到頭來,他們竟然成了舉國聞名的教育家。所有女學里都掛著他們倆的畫像,后世的所有女學學子們都將他們視為祖師爺!

    當然,這是后話,也是顧采寧他們全都沒有料到的走向。

    只說現在,雖然高風過世了,但有顧采寧坐鎮,不管女學還是軍事學院依然在飛速的發展著。

    京城那邊,皇后給幾位公主坐鎮,大公主在從邊關回去后雖然乖巧的遵照皇帝的安排成親生子,但婚后的她卻沒有淡出眾人的視線,反倒更活躍了——她,完美達成了皇后的心愿,成為了第一個入朝為官的女子!

    在她之后,更多的女子展露鋒芒,一步一步走進朝堂。

    雖然這些女子大都還是受人打壓,身處的官位并不高,但這個進展總是好的。

    再等到十多年后,大公主終于成功入主中樞,奪下了一個宰輔的官職。

    這個轉折對于女子的崛起來說絕對是里程碑式的!

    得知這個消息,顧采寧開心的笑了。

    “終于,我等到這一天了。”

    消息傳來,全天下的女子全都歡欣雀躍,雙柳村的女子們更是開心得不得了。

    可顧采寧卻只是笑了笑,她就折返回去房間里,穩穩坐在了高風的牌位前。

    “怎么辦,我突然開始想你了。”她輕撫著冰冷的牌位,目光一一在牌位上的字句上掃過,“這應該是我老了的標志吧!我真的該退出歷史的舞臺,把位置讓給年輕一輩了。”

    她輕聲說著,仿佛看到牌位化身為了高風。他就坐在她面前,揚起嘴角朝她微微笑著,一如當初那個憨厚老實的鄉下漢子。

    顧采寧頓時也笑了,她慢慢朝他伸出手。

    當晚哥兒尋來的時候,他見到的就是顧采寧懷里抱著高風的一件舊衣服,面帶微笑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的情形。

    他目光微暗,只拉過被子來給娘親蓋好,然后就離開了。

    從這以后,顧采寧就病了。

    年過古稀的身體終究不如年輕時候。一場病席卷過來,就徹底把她給放倒了。

    不過顧采寧毅力頑強,生命力也足夠堅強。所以就算病倒了,她也依然堅持關注著大公主在朝堂上的表現。

    當得知大公主雖然不如那些男人一般狠辣無情,但也殺伐果斷,處理國事的時候又自帶幾分女子的柔軟,總是在細節當眾給予天下百姓以溫暖的感覺。因此,天下百姓多半還是信服她這個宰輔的。

    就連登基為帝的她的親弟弟也對她敬重有加。

    “這樣就好,很好了。”

    她滿意點頭。“男人和女人當然是不一樣的,但卻是各有長處。本來大家就應該分工協作,互相補充才對,實在不該互相傾軋,非要分出來一個高低上下。大公主之后,肯定還會有更多的女子登上宰輔的位置,很好很好。”

    如此,她的身體迅速虛弱了下去。

    慢慢的,顧采寧昏睡的時間越來越多,她也開始做夢,夢里經常看到高風,看到幼年時候的晨丫頭曉丫頭。

    曾經經歷過的往事就跟回放一樣,開始一件一件的在她的睡夢中出現,讓她重溫當初的驚心動魄,還有脈脈溫情。

    尤其每次當夢到高風后,顧采寧醒來后嘴角都嗪著歡喜的笑。

    她是越來越想他了。

    甚至,為了多看到他幾眼,她寧愿沉浸在昏睡中不要醒過來!

    昏昏沉沉中,又不知道過了多久。

    “娘,娘。”

    耳邊傳來晚哥兒的叫聲,顧采寧睜開眼。

    “娘,新皇登基,力排眾議將嫡出的二公主立為皇太女。詔書已經分發下去,傳遍天下了!”晚哥兒將一份邸報遞到顧采寧手里。

    顧采寧費力的睜大眼睛想看看上頭的文字,可她老眼昏花,根本一個字都看不清。

    晚哥兒趕緊道。“還是孩兒念給您聽好了!”

    他就一字一頓,慢悠悠的將上頭的字句都給念完了。

    顧采寧聽清楚了,她也開心的笑了。

    “這下,我終于死也能瞑目了!”她閉上眼道。

    “娘!”

    然而聽到她這么說,晚哥兒的嗓音里就帶上了幾分焦急。

    顧采寧再度睜開眼,她看著這個臉上也已然幾分滄桑,然而眉眼間卻越發透出幾分淡薄的兒子,她撲哧一笑。

    “生老病死,這是人生必定的輪回,這個道理你不是常和別人說嗎?我老了,活到這個歲數已經是你暗中助力的結果。不過現在,你不用再白白耗費這個精力了。你也該去做你自己的事了。”

    晚哥兒目光微閃。

    “您都知道了?”

    顧采寧抬起手,她輕輕摸摸兒子的臉。

    “你是我生的兒子,又得了你曾爺爺的真傳,我哪能不知道你是什么性子?你本來就是個至誠至孝的孩子,所以這些年才一直守在我們身邊,打著隱居著書立說的旗號侍奉我和你爹終老。甚至為了讓我和你爹少受些苦頭,你都不知道和老天爺對著干了多少次了!”

    “你是個好孩子,你曾爺爺從你生下來開始就對你寄予厚望。所以現在,你也該去做你該做的事了。至于我,我也該去見你爹了。”

    “所以,晚哥兒,該放手了。”

    晚哥兒眼圈一紅,他立馬跪在顧采寧床前重重磕了幾個響頭。“孩兒……謹遵母命!”

    他話音剛落,顧采寧就察覺到一股生氣被生生從骨子里抽出去,她渾身上下,從里到外都虛軟得可怕!

    一陣深深的無力感從腦海深處席卷而來,她好累,不由自主疲憊的閉上眼。

    在閉上眼的剎那,她就又看到了高風。

    一瞬間,她仿佛回到了最初兩個人相遇的時候。

    那時候的她剛被從水里撈起來,是他抱著她來到按上,救了她的命。

    然后也是他握緊了她的手,從此和她執手一聲。

    這么想著,顧采寧心里生出一股暖意。

    “你來了。”

    她輕聲說著,就朝著他的方向伸出手去。

    “我已經等你好久了。”

    《玄朝·永定陛下傳》:永定陛下,原天朝東川省東山縣觀音鎮雙橋村人也。陛下年幼失母,少年險糟賤賣,然其極力掙脫,后以養蛇起家,步入軍中,名揚天下;陛下中年開設女學,扶助天下女子自立,成效顯著;晚年歸鄉,再辦軍事學院,為天下軍人所敬仰。及至薨,享年七十有五。天朝遠光帝聞訊痛哭,曰‘朕痛失引路明燈矣!’。

    后一百年,陛下四世玄孫建立玄朝,追贈永樂陛下、永定陛下為帝,重為修書立傳,以為后人膜拜。

    ------題外話------

    全書完。

    謝謝大家這將近一年來對小茶的支持,這本書到現在終于告一段落。雖然結局有點趕,但小茶還是說到做到,沒有爛尾,原原本本的把一開始計劃的內容全都寫完了。

    所以,咱們下一本書再見吧!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