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穿越重生 >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1163章 忠良之后(感謝飛言人的萬賞)
    “別慌,聽我給你慢慢道來……”沈隆不緊不慢地將當年丘處機誅殺王道乾,路過牛家村結識楊鐵心、郭嘯天二人,然后完顏洪烈覬覦包惜弱從而勾結段天德制造牛家村慘案,導致郭靖流落蒙古等事情一一說了出來。

    “如今,這兩位少年已經長大成人,這郭靖武藝高強,又得了岳武穆的傳承精通兵法,再加上此番西征花剌子模的歷練,已然有了名將的根基,若是在孟珙手下歷練一段時間,將來必可成為大宋的架海紫金梁、擎天白玉柱。”沈隆把郭靖好是吹噓了一番。

    “原來這兩位都是忠良之后啊!”趙昀感慨道,楊康祖上是戰死小商河的楊再興,楊家將歷代忠烈,那是大大的忠臣;郭靖祖上賽仁貴郭盛,那也是在替大宋征討方臘的過程中去世的,雖不如楊家那么顯赫,卻也稱得上是忠臣,“那楊康呢?此等英雄也理當從軍。”

    “那楊康所長乃是武林中事,若是有他在,官家可不用擔心依附于蒙古的武林人士橫生事端。”你多大臉還想讓我給你賣命?我這么幫你已經不錯了。

    “仙師教訓的是,那朕就親手書寫圣旨,讓這位郭小英雄去孟將軍麾下從軍。”趙昀趕緊道歉,在夢中他已然知道孟珙為保護大宋立下了多大的功勛,對他的能力絕對信任有加,二話不說馬上寫了一封圣旨,并蓋上了玉璽。

    “明日你派遣可靠的中官將圣旨送到城外……我讓那位楊少俠帶他去見郭靖。”沒有朝廷要員附屬的圣旨那叫中旨,是不大符合朝廷行事規范的,要是文官可以理直氣壯地擋回去,可大宋的武將地位不高,就算是孟珙也不敢輕易擋回,而且這道圣旨只是安排一名青年將領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想必孟珙也不會拒絕。

    郭靖這般老實憨厚的人進入孟珙軍中,等時間一長,孟珙自然會了解他的長處,到時候說不定不用趙昀催問,孟珙就會主動提拔郭靖。

    “是,就依仙師吩咐。”趙昀躬身行禮,但是他還是心有不甘啊,如今連鐵木真的駙馬都承認鐵木真有南下侵犯大宋的想法,要是能說服朝廷重臣,那么大宋是不是就可以避免端平入洛的悲劇?他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此事卻不是大宋能決定的,孟將軍身為當世名將,如何能看不出蒙古狼子野心?但孟將軍卻依舊力主聯蒙滅金,這是何道理?”沈隆搖搖頭,且不說如今天下百姓看到金國將滅民意洶洶,趙昀若是敢退兵肯定會噴出翔來,就單從軍事上說,現在也容不得大宋反悔了。

    金國也不是沒有派遣使者來向大宋求和,然而對此孟珙是這般分析的,“倘國家事力有余,則兵糧可勿與。其次當權以濟事。不然,金滅,(蒙古)無厭,將及我矣。”

    這也就是說,南宋尚不具備坐觀成敗的實力,不如趁機“和蒙”,盡量拖延必將到來的宋蒙大決戰,使南宋獲得足夠的準備時間。

    另外,這樣也可以趁機搶得一些地盤以增加戰略縱深,并向蒙古人展示自己的實力,使之不敢輕視自己,而且,無論南宋出不出兵,金國都滅亡在即,因此此次出兵的重點不是滅金而是“和蒙”,這是當時歷史條件下南宋唯一正確的選擇。

    哎,實力不如人,終究是砧板上的肉啊,趙昀發出長長的嘆息,那么現如今只有依照仙師當初的說法,等滅掉金國之后,盡量利用這個機會把史彌遠拉下馬,然后自己掌控朝政,然后勵精圖治,重用孟珙、王堅還有郭靖等得力將領,先擋住蒙古的進攻,再考慮收復舊土。

    “稍后我會讓那位楊少俠陪郭靖一起去蔡州,讓他伺機將張柔解決掉,也算是稍微削弱一番蒙古的實力吧!”沈隆適時給了趙昀一點兒好處。

    在蔡州之戰中,宋蒙聯軍猛攻城池,蒙軍一個叫張柔的萬戶在突擊中被金軍用勾連槍鉤住了,眼看性命不保;孟珙看見后,立馬率軍支援,親手將鐵鉤斬斷,將張柔救出;其后張柔成了蒙古軍中的重要將領,在攻打南宋的過程中屢立功勛。

    更重要的是,蔡州之戰后五年,張柔生了一個叫張弘范的兒子,張弘范日后親自指揮了崖山之戰,將大宋徹底滅絕;雖然區區一名將領的有無并不一定會決定宋蒙之戰的最終勝負,但趙昀聽到這些后還是頗感欣慰,畢竟他可是在夢中看到了崖山之戰的慘烈。

    說完這些,又檢查了一番趙昀的功課,指點了幾句后沈隆悄然離去,趙昀馬上叫過親信的內侍,將圣旨交給他,對他細細叮囑了一番。

    第二日,沈隆又恢復了楊康的身份,在約定好的時間抵達約定的地點,就見一名內侍帶著兩名御前班直侍衛在此等候,互相通報完身份,這三人馬上更換衣服,跟隨沈隆一起前往牛家村尋找郭靖。

    這名內侍被趙昀調教的不錯,沒有一般中官那般趾高氣昂,行事很是謹慎,對沈隆的態度也很尊敬,試探過后沈隆暗暗點頭,看樣子自己這段時間的辛苦沒有白費,這趙昀倒是稍微像點樣子了,起碼這駕馭下屬的手段已經有幾分功夫了。

    那兩名御前班直侍衛識趣的在前面帶路,給他倆留下了交流的空間,沈隆見這位中官坐在馬上的動作很是穩重,呼吸也比較綿長,于是忍不住問道,“段公公,你莫不是還練過武功?”

    “讓楊少俠見笑了,只是一些粗淺的功夫而已。”段公公在心中微嘆,他這也是逼不得已啊,如今史彌遠勢大,宮中多有耳目,要是不學點防身的功夫,可辦不好官家交待的事情。

    “在下偶然間得了一套絕學,倒是剛好適合段公公練習,不知道段公公有沒有興趣。”沈隆把手伸到懷里,從隨身空間中摸出一本書冊遞給段公公。

    段公公定睛一看,只見封面上赫然寫著《辟邪劍譜》四個大字。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