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崇禎竊聽系統 > 690 豁出去了
    明軍的這個攻勢,給人以巨大的心理震懾。特別是當面之敵,更是會面臨巨大的壓迫力。

    他們都無法想象,如果被這支明軍靠近的話,重甲防護,你傷人家很難;長刃重兵器砍來,又能如何招架?就更不用說,在重甲步兵的后面,還有明軍的弓箭手和火槍兵了。

    于是,在明軍進攻線上的洞吾部族,那些軍卒都不管族長什么的吆喝,就想著離明軍遠一點,就算不跑,也想看看其他人怎么抵擋明軍,能不能抵擋住明軍再說。

    可一旦有人往后撤了跑了,必然會帶動其他人跟著撤了跑了。潰散之勢,立刻就有了苗頭。

    潰散之后會如何,可能底層軍卒不會管,當那些當官的,大部分都知道,不想看著損失慘重,就極力吆喝,想要整隊對抗明軍,不說進攻,能防御一下也行??!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明國的騎軍繞了一個圈,再次往這個缺口方向沖過來了。就在重甲步兵的兩側,并排起來,一隊隊的騎軍,人高馬大,看著就讓人生畏,正在緩慢地加速,眼看著很快就能殺過去。

    一看到這個情況,那些軍官族長什么的,就再也約束不住他們的手下。本來還只是不明顯的往后撤,在看到騎軍又往他們這邊要沖過來時,就徹底不管了,全都轉身撒開腿逃了。

    洞吾軍隊的潰散,終于出現了。

    明國騎軍這邊,反而控制了馬速,并沒有追得過急,只是吊下潰散洞吾軍卒的背后,驅趕著他們沖往其他洞吾部族那邊。逃得慢的洞吾軍卒,順勢一刀收拾了給其他人看:不逃得快,就是這下場。

    于是,這些洞吾軍隊就更是慌不著路,就感覺身后的馬蹄聲,就是閻羅王派來的索命聲,他們壓根就不管什么,只求自己能跑得再快一點,逃出一條命來!

    當然了,也有個別悍勇的洞吾軍卒,看著逃跑只會被屠殺,就結陣起來試圖頑抗。

    對于這些,大明騎軍壓根就不管他們,只是驅趕著那些敗卒繼續沖擊其他洞吾部族的軍隊。而隨后跟進過來的重甲步兵,則猶如滔天巨浪一般,“啪”地一個浪頭,就能把一切阻礙拍個粉碎。

    結陣試圖頑抗的那些洞吾軍卒,壓根就不是明軍重甲步兵的一回合之敵,全都被一刀兩斷。

    “吼哈,吼哈……”

    在整齊的吼聲中,在大明的重甲步兵面前,任何東西都無法阻擋。

    看到明軍如此的威勢,那還有什么洞吾勇士想著結陣了,全都是能逃多快就逃多快了。

    這些事情,說起來繁瑣,可在戰場上,其實也就一會的事情。

    阿瓦城頭上,他隆王目瞪口呆地看著明軍摧古拉朽般地進攻,眼看著第二個部族被先前那部族的敗卒一沖擊,也是亂成了一團,變成了一個更大的逃跑集團,在明軍的有意驅趕之下,往下一個部族沖去。

    就猶如多米諾骨牌一樣,起了連鎖反應。任何人,只要不是笨蛋,都能看出來,如果沒有人阻止這種趨勢的話,洞吾軍隊這邊,不要看人數多,一場大潰敗就再所難免了。

    他隆王額頭的汗,立刻就冒了出來。他壓根就顧不得擦,看看那些潰敗的洞吾軍卒,再看看勢如破竹,一往無前的明軍,然后又轉頭看看明軍的車營,此時已經轉到了城門附近,顯然是要阻止他的戰象軍隊出城。

    看到這里,他隆王沒法再猶豫了。他非常明白,如果城外大軍全軍潰散的話,就只憑他城里的這點禁衛軍,壓根就沒法和明軍再打了的。

    “傳令,禁衛軍出動,戰象開路,從南門繞過去?!彼⊥鯇ι磉叺膶㈩I厲聲喊道,“一定要阻止那些明國軍隊!”

    他的手下將領一聽,連忙答應一聲,趕緊就走了。

    他隆王看到他兒子平達力就杵在邊上,不知道為什么,看得非常不順眼,就對平達力大吼道:“站著干什么,國難當頭,你不去廝殺站這里看熱鬧么?”

    平達力聽得愣了下,有點想不明白自己就只是站在這里,怎么一頂帽子就扣了過來。不過他隆王發怒,他也不敢有任何違背,連忙答應一聲,趕緊閃人了。

    他隆王喘著粗氣,轉回頭,再度看著城外的戰事。就聽見他那喘氣聲越來越粗,越來越粗。

    很顯然,他心中的壓力越來越大,已經讓他有點難以承受了。

    都不用說,如果這一戰打敗的話,那么洞吾要亡,他的王位當然也絕對保不住,甚至連性命都保不住。

    就再看了一會之后,他隆王忽然就像受傷的野獸一般,怒吼了一聲之后,大步下了城頭而去。

    “殺……”

    阿瓦城下,喊殺聲震天,馬蹄聲隆隆,一面倒的戰事還在繼續中。

    大明騎軍驅趕著洞吾敗卒繼續沖擊其他洞吾部族,敗逃的人數越多,潰散的速度就越快。不過有點遺憾的是,大明騎軍也就五千多人而已,步軍雖然有兩萬多,可身披重甲什么的,又要保持陣型,速度上就趕不及那些撒腿逃跑的洞吾敗卒,距離就拉開了一點。

    如果沒有別的事情發生,那么這一切就都不會改變什么,明軍大捷就在眼前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隆王的禁衛軍從南門那邊出了城,以戰象開道,試圖阻止洞吾軍隊這邊的敗勢。

    然而,敗卒遠遠不斷地退過來,恐慌的氣氛彌漫,那是說阻止就能阻止的。甚至連這支禁衛軍都沖不到前線去,被敗卒給裹挾,進退不得了。

    平達力在其中一頭戰象上,氣急敗壞地大聲喊道:“閃開,閃開,快閃開……”

    然而,讓他喊破了喉嚨也沒用,那些敗逃的軍卒,就只想往后逃,躲到禁衛軍身后就是安全一點。

    所有敗卒都這么想著,那滾滾而來的人流,就算其中有人想要停下來,那也根本停不下來的。

    平達力看著這一切,頓時有點傻眼。轉頭看看,如此恐慌的氣氛,也傳染給了禁衛軍。就見大部分禁衛軍軍卒的臉上,也都是驚慌之色。

    這一刻,平達力轉頭看看遠處正尾隨殺來的明國騎軍,還有整齊如同移動城墻一般攻過來的明國步軍,他也沒有了戰意,怕了!

    可就在這時候,他就聽到身后傳來了特別的動靜。轉頭一看,卻見他父王坐在一頭戰象上,身披盔甲在人流中趟過一條血路,在那厲聲大喊道:“不閃開著死!”

    沒錯,任何敢擋在他面前的軍卒,全都被戰象給撞開或者踩扁了。甚至戰象背上的其他戰兵,也都紛紛往戰象前面射箭,把前進路上的敗卒射死。

    不止是他隆王這一頭戰象,跟在他身后的幾頭戰象,全都學著他的樣子在做,很顯然,這是奉了他隆王的軍令而為的。

    還真別說,被他這么一頓殺,那些敗卒那還敢擋在他面前,紛紛避開往兩邊逃去。

    很快,他隆王就到了平達力跟前,看著自己這個兒子措手無措地就只是傻在這里,他心中真想一刀把這個窩囊兒子劈了。

    幸虧戰況緊急,明國騎軍驅趕著敗卒越來越近了,他隆王便連忙大吼一聲道:“所有戰象以孤為中心排開,禁衛步軍跟在戰象后隨孤殺敵!”

    看到他們的王如此勇猛,不得不說,這給了洞吾軍卒勇氣,特別是他隆王的禁衛軍,恐慌之心便少了很多,或者隱藏在他們的心底,立刻聽他隆王的話,開始了行動。

    其他軍卒,已經到了禁衛軍身后的,感覺有禁衛軍擋在前面,安全了一點,就也都停下來喘口氣,看看情況再說。

    而那些還在逃跑的洞吾軍卒見了,也全都往這邊逃過來,當然了,有前車之鑒,他們不敢直接沖擊他隆王這邊,而是繞開了跑。

    洞吾軍隊大潰敗的趨勢,終于有了一點改變。

    他隆王見了,心中稍微好過了一點,看著明國騎軍越來越近,他的眼睛頓時又紅了,猶如受傷的野獸眼睛,猛地一聲嘶吼,讓邊上象兵驅趕著他這頭戰象,一象當先,大喊道:“殺!”

    他知道,這個時候,這一口氣千萬不能散了。要不然,好不容易有點止住的潰敗之勢就會重新潰敗。真要那樣,那就算他再有本事也沒有回天的能力了。

    洞吾軍隊這邊突然發生的變化,明軍這邊當然是一目了然的。崇禎皇帝見了,不由得眉頭一皺。

    車營行動不便,這個缺點如今被洞吾王給利用上了。這個時候,再調車營上去對付洞吾的戰象部隊,已經是來不及了。

    這么想著,他立刻下旨,發出旗號,讓騎軍那邊避開戰象部隊的正面,一邊繼續驅趕洞吾敗卒,一邊攻擊戰象部隊的側面。

    另外,讓燧發槍兵越過重甲步兵,用槍彈來攻擊戰象,能射傷阻止戰象就最好了。要是不能阻止洞吾的戰象的話,那這一戰大的趨勢不會改變,可明軍這邊,肯定會遭受比較重大的損失。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