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七百四十一 咱們什么都不知道
    其實,吳軍也不是不努力。

    那些部將也不是不努力。

    他們真的很努力了,只是實在打不過魏軍而已。

    這種裝備和戰術,同時代任何軍隊遇到了,都會覺得很棘手。

    比如將軍董襲,跟隨周瑜一起征戰,魏延破陣的時候董襲就在前軍,躲過了重騎兵的肆虐,沒能躲得過之后輕騎兵的補刀。

    身邊親兵大量被殺死,陣型被沖散,好容易準備后退了,結果又被魏軍追上來的步軍追上了,包圍了起來。

    眼看著危機重重,董襲拼命奮戰,率領親兵部曲做絕死戰斗,親兵部曲全部陣亡,董襲大為悲憤,直接放棄了生還之路,拼死戰斗到最后一刻,力竭,之后戰死當場。

    宗室小將孫瑜是孫靜的次子,素來有些威望,為人沉穩,能安撫軍心,為周瑜所器重,周瑜帶著他一起出擊,結果遭到了如此慘敗。

    亂軍之中,孫瑜沉著冷靜,準備帶兵緩緩撤退,試圖會合周瑜離開戰場,可惜撞上了魏軍騎兵突擊,親兵被騎兵斬殺大半,陣容渙散,又被步卒追上一陣廝殺,被團團包圍,死拼無法殺出,戰死當場。

    還有很多吳軍將領里的后起之秀也一起遇難了。

    在孫策時期的將領大量戰死之后,通過平叛戰爭成長起來的,被周瑜親自提拔的年輕將領們也大量的陣亡。

    他們也很勇敢,很努力,只是實在打不過魏軍。

    周瑜是拼盡全力了,吳軍也是拼盡全力了,但是這支魏軍實在是強的有些意外。

    裝備和戰術上的差距體現的是動員力和國力上的巨大差距。

    郭魏政權名義上出動兩州之力,實際上多以廣陵、九江和廬江三郡出力,三郡之力就能支撐七萬軍隊的戰術需求和軍事行動。

    而孫吳政權竭盡全力,在人口資源和裝備戰術水平上也就將將和三郡持平。

    國力上的差距不是人為可以扭轉的,郭魏政權以強大的動員力將國力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吳軍之慘敗,其實是理所應當的。

    不是個人的智謀可以改變的。

    周瑜的戰死就是明證。

    五千吳軍徹底崩潰,失去了戰斗意志。

    一場亂戰,吳軍被殺死了一千余人,剩下的三千余人意志崩潰,跪地求饒,被魏軍全部俘獲,逃跑的不過百余人。

    張遼得知魏延殺死了周瑜,十分驚異,立刻上前查看,一看,果然是周瑜,頓時更加驚異了。

    張遼是親眼見過周瑜認識周瑜的,兩人還交過手,他的認證明顯是有效力的。

    周瑜真的死了。

    “你怎么殺的他?”

    “這棒子掄圓了扔出去,我想的是砸死他的馬,把他摔下來,生擒他,結果沒砸準,把周瑜砸死了……將軍,我真的沒想殺了他,真的?!?br />
    魏延看上去也有些懊惱,覺得自己出手不夠穩重,這要是能生擒周瑜,戰功肯定更大,說不定直接就能做將軍了。

    不過這不是主要的。

    主要的是打贏了,虎衛重騎的首秀就是如此的優秀,戰果如此輝煌。

    今后,虎衛重騎必將得到重用,人數會增多,規模會擴大,會成為郭鵬麾下不可或缺的一支重要力量。

    這樣的一支重要力量所能發揮出來的作用,真的是太重大了。

    張遼似乎看到了數千名這樣的重騎兵奔馳在敵人軍陣之中肆虐的場景。

    血肉橫飛,鐵騎縱橫,郭鵬描述之中的鋼鐵洪流似乎正在變成現實。

    郭鵬打造騎兵,一定不僅僅只是為了對付這些敵人,郭鵬的想法里,一定還有很多其他的敵人需要對付。

    那里才是騎兵們激情奔馳的場所。

    江東這塊土地,不足以讓鐵騎縱橫,它的軍事力量也不配讓虎衛重騎全力出擊。

    不過就眼下來說,抵抗的吳軍已經全軍覆沒,張遼可以繼續率軍向秣陵縣前進了。

    雖然不知道前線情況如何,孫權是否已經逃掉或者被抓住,但是周瑜死掉了,孫權就沒什么可怕的了。

    郭鵬憂慮周瑜的智計百出,卻蔑視孫權,提到孫權都是一筆帶過,言辭之中對孫權完全不在乎。

    既然如此,周瑜沒了,這場戰爭也就差不多可以結束了。

    張遼立刻整軍,打掃了一下戰場,然后大軍齊刷刷的向秣陵縣進攻。

    同一時刻,孫權的日子并不好過。

    因為江北岸的魏軍發動了又一次的猛攻,這一次的攻勢尤為猛烈,是前線沉寂了數日之后,魏軍所再一次發動的強烈攻勢。

    數之不盡的魏軍士卒駕著戰船向吳軍的戰船防線攻擊而來,各種手段齊出,進攻勢頭尤為猛烈,大有不惜一切代價的駕駛,紅著眼睛駕船沖過來就不管不顧的跳幫格斗,戰意十分兇猛。

    很顯然,江南岸所發生的事情,已經被他們所知道了。

    熊熊燃燒的湖熟縣城所造成的滾滾黑煙成為了最有意義的狼煙,宣示著青州水師搶灘登陸作戰計劃的成功。

    得知消息之后,于禁和郭嘉第一時間下達了總攻命令,數萬魏軍齊出,不要命的強攻吳軍防線。

    而不久之后,于禁和郭嘉又得知臧霸那邊已經在南岸魏軍的幫助下擊潰了吳景所部軍隊,殺死了吳景,獲得了勝利,成功登陸江東,開始攻略孫吳政權的老巢——吳郡。

    郭嘉和于禁大喜過望,立刻親臨江岸邊,在戰爭第一線觀察魏軍兇猛的戰斗場面,一時間感慨萬千。

    “大局已定,大局已定了,江東必為我所攻破,這一戰之后,吳國就不復存在了?!?br />
    郭嘉滿臉都是激動的笑容。

    “是啊,這一戰之后,江東就在我們的掌控之下了,如此一來,整個江南最棘手的敵人不復存在,剩下來的荊州劉景升還有益州劉季玉,怕也不是我們的對手了?!?br />
    于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若要攻打荊州,就可以三路進軍了,魏王殿下的下一個目標,應該就是荊州吧?”

    “大概不是?!?br />
    郭嘉的笑容忽然變得有些奇怪,他看著于禁,搖了搖頭,說道:“消滅叛逆吳國,那么大的功勞,朝廷總要先論功行賞,然后再談進取荊州,不然的話,豈不是寒了有功將士的心?”

    “這……”

    于禁覺得有些奇怪:“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奉孝,這有什么特別的嗎?”

    “當然有,文則,你說,朝廷賞給我們這些人的,自然是簡簡單單的功名利祿,沒什么特別的,但是魏王殿下呢?”

    郭嘉看著于禁:“魏王殿下位極人臣,已然是人臣之巔峰,朝廷要賞賜什么給魏王殿下,才能獎賞魏王殿下平定叛逆的功勞呢?”

    “這……”

    于禁剛開始還沒有往深處想,但是想著想著,忽然覺得不太對勁,眼睛猛然瞪大了:“奉孝,你的意思是?”

    “就是那個意思?!?br />
    郭嘉并未和于禁一樣的激動,平靜的開口說道:“我們等這一天,已經太久太久了,天下都快要平定了,哪能沒有圣天子臨朝呢?漢帝孱弱年幼,能統領華夏諸州郡嗎?叫我看來,是不能的?!?br />
    漢帝……

    是圣天子嗎?

    顯然不是的。

    短暫的震驚之后,于禁的心中便充斥著一種難以言表的激動。

    “奉孝,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這樣說說而已,文則,我就這樣說說,你就這樣聽聽,咱們什么都不知道?!?br />
    這一回,于禁很快的反應過來了。

    “也是,咱們什么都不知道?!?br />
    “對,什么都不知道?!?br />
    兩人相視一笑,一起把目光投向了南邊,那恢宏的戰場上。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