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偵探推理 > 超凡黎明 > 第0580章 報復(3400加,求月票)
    聯邦歷290年,1月23日。

    白鷹聯邦,波吉市。

    街角一間咖啡廳內,蘇魯穿著黑色的皮質大衣,正一邊聽著舒緩的音樂,一邊品嘗著咖啡與奶油面包。

    在潔白的桌面上,還平攤著一張報紙。

    第一版的最上方,赫然是一個巨大的加粗標題內戰!

    “本報訊,克里斯帝國現任執政皇帝安東尼奧凱撒暴斃,二皇子克拉伊格凱撒登基稱帝,但知識、大地、火焰、風暴、海洋五家教會拒絕承認皇帝的合法與神圣性,新皇下令解散貴族議會,豪爾森行省在火焰之神教會的支持下,率先舉起叛旗,帝國內戰爆發!”

    “此外……月初發生于薩克瑞德的‘超凡災難’,目前統計出的死亡人數超過三萬……克里斯帝國官方仍舊對此表示否認。”

    蘇魯瞥了眼窗外。

    最近一段時間新裝煤氣燈的明亮光芒照徹馬路,街道上滿是歡樂的人群,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雖然白鷹聯邦與克里斯帝國算得上同出一源,但看到這個老對手如此落魄,不管上層人士的心里如何微妙,底層平民還是很歡樂的。

    畢竟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伴隨著克里斯帝國的分裂與內戰,對海外殖民地的控制必然一潰千里,到時候,能從克里斯帝國手上接過王冠的,除了白鷹聯邦之外,還有哪個國家呢?

    蘇魯將最后一口咖啡喝完,在杯子底部壓了兩張紙幣,戴著帽子,消失于夜色中。

    十一局,分部。

    蘇魯雙手插在大衣里,從大門走進正廳。

    所有人都對他視若無睹,任憑他一路穿過諸多門禁,來到最要害的檔案室。

    “本月處決名單。”

    “緝捕通告。”

    “危險物品鑒定報告……”

    “深淵詩篇……”

    他隨意翻找了下,居然還發現了一張肖恩耍帥的照片。

    這家伙已經成為了五階職業者,但是并沒有參加這次的聯邦行動,運氣實在不錯。

    蘇魯很懷疑,這家伙不僅被厄運纏身,更有著將自身厄運散播給其他人的特質……畢竟,這一次聯邦守護者與那些教會高層絕對是損失慘重。

    他打開記載了深淵詩篇的檔案。

    一開始,就看到了幾張死狀慘不忍睹的死者照片。

    “……目標曾經聽過描述深淵的詩歌……懷疑為詛咒模因!”

    “鑒定科成員全滅,再次調高恐怖等級……”

    “建議:封鎖、處理所有相關人員。”

    “發現關鍵物品羊皮卷,轉交教會總部處理……守密人:信仰理論部部長阿爾弗雷德!”

    在檔案里,將當初的來龍去脈記載得很清楚。

    而蘇魯瞥了眼照片中的羊皮紙,發現果然跟自己手上的那件半神器很相似。

    “又一深淵之力么?算上希維納多手里的,惡魔在本世界投放的力量,未免太驚人了吧?難道將所有的詩篇都投入了這個世界?”

    蘇魯感覺這不太可能。

    旋即,他一個靈界穿梭,徹底離開了此地。

    ……

    白鷹市。

    光明教堂總部。

    “終于……還是來這里了啊!”

    蘇魯望著教堂恢宏的建筑,有些不勝感慨。

    本土的職業者天才,想要超越教會的桎梏,實在是太難了。

    他不能算本土職業者,并且還是一路作弊上來的。

    但不論如何,已經有了向教會報復的力量!

    “這一次來白鷹聯邦,就是準備將一切做個了結……”

    蘇魯一步踏入虛空。

    等到再出現時,就來到了一個樸素的辦公室內。

    在辦公室外面的門上,懸掛著一個銘牌‘信仰理論部、主教辦公室’!

    在辦公桌之后,則是有著一名長袍老者,正手持放大鏡,研究桌面上的一份文件。

    上次損失慘重,他這個幸存者必然要擔負更多的責任。

    時間不知道過去多久,他揉了揉眉心,抬起頭,看到蘇魯,臉上浮現出詫異的神情:“蘇魯!蘇魯波特利?!”

    他是當初下令解決‘蘇魯’的人,早已命人準備好了完整的資料與檔案,其中自然有著照片。

    只是上次在薩克瑞德見面之時,蘇魯身上還披著一層‘替代’,他根本認不出那時的‘葛列格里’,就是現在的蘇魯波特利!

    “阿爾弗雷德……很好,看來你沒有死在深淵之中。那會讓我比較失望……”

    蘇魯對此很滿意,報復什么的,還是要親手進行比較好。

    “你竟然敢出現在這里?靈界穿梭的能力?”

    阿爾弗雷德并未驚慌失措,反而雙手抱胸:“你的膽子很大,但冒然挑釁教會,你的愚蠢實在驚人!神話級的職業者,教會也處理過不少。”

    他想當然地以為蘇魯還是六階職業者。

    哪怕打爆他的狗頭,也想象不到蘇魯的進步速度會如此驚人!

    “我不應該跟你廢話的……”

    蘇魯望著阿爾弗雷德,臉上突然浮現出意興闌珊的神色:“我跟一條惡犬還有什么好說的呢?”

    “惡犬?!”

    阿爾弗雷德站起,身上的吊墜綻放出明亮的光芒。

    與此同時,他的眼眸中卻是浮現出一絲慌亂之色。

    “是不是很詫異?為什么明明在你們總部,你暴露氣息,暗中求援,卻沒有絲毫回應?”蘇魯拍拍手:“是什么讓你認為,自己還在總部的呢?”

    在阿爾弗雷德驚恐的目光中,辦公室內的一切都在飛快褪去色彩,還原為黑白兩色,仿佛一張老照片。

    不僅如此,諸多雕像與家具裂開,從中伸出無數螺旋狀向內蔓延的鋒利牙齒與猩紅色的觸手,慢慢向他蠕動。

    “不……不可能……一個六階職業者,怎么能做到這一步?”

    阿爾弗雷德失聲驚呼,手指蘇魯。

    突然間,他看到了蘇魯真正的‘形態’。

    七彩的虹光在他眼前爆發,令他的眼珠炸成兩顆血洞。

    “不……不可能……”

    他倒在地上,不可置信地大吼:“你怎么可能……已經是神?”

    唯有神才會如此可怕,只是望了一眼就令他受到巨大的傷害!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