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覓仙道 > 第444章 新的洞府
    沒有人感到有什么不妥,畢竟對方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遠遠勝過了尋常的金丹期修仙者。

    所以大家心服口服。

    唯一倒霉的可能便是那位孫凝秋,孫師叔。

    當然,秦炎現在,也沒去找他的麻煩,一來是用不著,二來他現在一心一意想要做成的事情,還是盡快凝成真正的五行紫丹。

    孫凝秋名氣雖然非同小可,但所謂紫丹修士的身份,其實卻是假的,而且他的侄兒,確實是隕落在自己的手里,所以對方行為雖然過分了一些,但秦炎卻不打算同他一般見識。

    對方的莽撞,就饒他一次,但愿得了這次教訓,對方能夠變得聰明一些,不要再做那不自量力的蠢事。

    此時聽對方相詢,秦炎抬起頭,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洞府,臉上露出十分滿意的神色:“不錯,很好,這個洞府我非常滿意,你做事情也十分穩妥,下次見了掌門,我會在他面前提上那么一句的。”

    “多謝師叔。”

    聽秦炎這樣講,那男子的臉上,不由得流露出大喜過望的神色,心中對秦炎感恩戴德。

    他是真的感激。

    要知道他在門中雖然也有著不小的名氣,但那是就筑基修士來說,能不能凝成金丹還不太好說,就算凝成了,自己這點實力,又怎么會被掌門真人看在眼里?

    不值一提!

    而這位秦師叔可就不同,如果他能替自己在掌門真人面前美言幾句,那對自己未來的修仙之路,可就是有著無盡的好處。

    秦炎笑而不語。

    為對方說句好話,又不用花費自己半塊靈石,何樂而不為呢?

    何況眼前這人做事確實不錯,他所安排的洞府,秦炎非常滿意。

    他既然成為了五大門派的客卿長老,自然也就不用如散修一般,在外面風餐露宿,天霜真人親自下令,讓門中弟子為他安排了一座洞府。

    而且還讓秦炎自己選擇靈地,這當然是正中下懷,于是秦炎也不客氣,提了幾個要求,一是要偏僻安靜,畢竟他的秘密不想讓別人知曉,稍微住遠一點,有好處。

    至于第二點,秦炎則打算要一塊金屬性靈氣濃郁的靈脈之地。

    這個要求一出,幾位元嬰老祖都有些錯愕。

    “小友不是五行金丹么?我還打算為你找一塊,同時擁有金木水火土五種靈氣的風水寶地,你怎么卻只要金屬性的靈地?”天霜真人的表情有些詫異。

    “多謝前輩一片好意,五行金丹修行的時候,確實需要您所說的那種風水寶地,不過晚輩此刻,體內的五行之力尚未完全達到平衡來著,金屬性稍弱,所以這時候,就需要在金屬性靈氣濃郁的地方,好好修煉一番了。”

    “原來如此。”

    “這就難怪了。”

    ……

    聽了秦炎的解釋,幾位元嬰修士這才了然,他們并未懷疑,一來秦炎所說合情合理,二來五行金丹只是傳說,以前誰也不曾見過,最多是在上古典籍中,看到只言片語的描述。

    而秦炎這么做更是聰明,一來打消了對方的疑心,二來也為自己未來實力大增埋下了伏筆。

    隨后自然是一切順利,然后便有了眼前這座洞府。

    百巧谷不愧是傳承了數萬年的名門大派,做事情既迅速又靠譜兒,眼前的洞府,可以說完全符合秦炎的需求。

    它雖然依舊位于百巧谷總舵的范圍之內,不過相對而言,卻非常遠,完全滿足了秦炎喜歡安靜的要求,同時這里的靈氣非常不錯,洞府是修建在一座山峰的半山腰上的。

    而座山的底部,則有一條金屬性的靈脈。

    靈脈的范圍并不廣,但品質很高,所以整座山峰都籠罩著極為濃郁的金屬性靈氣。

    而這方圓數里,則只有秦炎一名修士。

    得到秦炎的贊賞,那身穿青袍的年輕男子也很開心,恭恭敬敬的行禮:“既然如此,請師叔好好休息,晚輩告辭。”

    “且慢。”

    秦炎卻開口將對方叫住。

    那青袍男子有些詫然:“請問師叔,您還有什么吩咐?

    秦炎的嘴角邊流露出幾分笑容:“確實還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師叔請說。”

    那青袍男子的臉上流露出極為恭敬的神色。

    “最近我打算修煉一種秘術,此法術修煉的時候,動靜可能會有些大,如果影響到別人,可就不好了,所以你去做拿一套布陣器具。”

    “是。”

    那男子心中雖略感疑惑,但自然不敢多問什么:“師叔請稍等。”

    說完這話,便恭恭敬敬的退下去了。

    而他動作果然迅速,不過小半個時辰的功夫,就重新來到了秦炎的洞府,手里還拿著一整套的布陣器具。

    “師叔,這是五行幻空陣的陣旗,防御力一般,甚至可以說是差強人意,不過卻有著遮擋靈氣波動與天象的效果,剛好滿足您說的要求,您只要將這套陣法布在洞府的周邊,修煉的時候就是有再大的動靜,外面之人也是不會察覺的,不知您意下如何?”

    “不錯。”

    秦炎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從對方的手里,接過了布陣器具。

    隨后青袍男子告辭。

    秦炎的嘴角邊則露出一絲笑意,這就是客卿長老的好處,不僅靈地有了著落,且是最好的,而且另外有什么需要,也只是隨口吩咐一句。

    簡單省事兒。

    隨后秦炎袖袍一甩,幾桿五顏六色的陣旗由他的手中飛了出來,顏色各不相同,分別代表著金木水火土。

    幾道法訣由秦炎的指尖打出。

    隨著其動作,那幾桿陣旗開始漫天飛舞,隨后一閃即逝,分別沒入了洞府周圍的泥土或者巖壁里,消失不見了蹤跡。

    “嗚嗚”的聲音傳入耳朵,下一刻靈光大作,一層五顏六色的光幕,出現在洞府的四周,將方圓十余里的范圍全部包裹。

    靈光耀目,不停的變幻閃爍,整個印象足足持續了一盞茶的功夫,然后才慢慢的逐漸消失不見。

    就這樣,原地又恢復了平靜,仿佛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不過若是放出神識,卻能夠感應到在洞府的四周,彌漫著一股陣法的氣息與波動。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