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三國處處開外掛 > 第802章 諸葛亮出山戲魏延(二合一)
    荊州!

    身為宗室的劉表本裝聾作啞就此含糊過去。

    哪怕是有人向人進言出兵之事,他也權當沒看見,沒聽見。

    不過今天看到東萊的報紙之后,看著許定那字字誅心的話,腦后不禁冒出冷汗。

    重重一嘆,然后對內侍道:“去招集我荊州所有文武要員,我有話要說?!?br />
    很快荊州的重要人物都到了。

    劉表開始正襟危坐起來,然后指了指一旁桌子上的報紙道:“這個相信你們都看過了吧!”

    眾人點頭,等著表劉表繼續下去。

    劉表道:“即使沒有許定的報紙,我荊州也自當出兵,只是有了其的保證,我們出兵才有了保障,能順順利利的去往北部邊境。

    所以我荊州可以出兵了?!?br />
    眾人議論紛紛交頭接耳起來。

    劉表的態度轉變也太大了。

    不過這以經不重要了。

    蒯越站出來問道:“主公,那我們出兵多少,何人為帥,點將幾何?!?br />
    劉表道:“出兵五千吧,我荊州兵馬不多,出五千人既可,讓文聘為帥,魏延、蘇飛等人隨行?!?br />
    眾人到是沒有異議,皆出來道:“主公英明!”

    很快文聘、魏延、蘇飛等人點齊兵馬出襄陽城向北而去。

    不過很快他們的前鋒停了下來,官道上有人截停了出征的隊伍。

    “怎么回事,誰讓你們停下來的?!蔽貉用碱^一皺催馬上前查看。

    前面的軍官回道:“稟將軍,有一白衣少年攔住了我軍的去路?!?br />
    “少年,什么樣的少年,好大的膽子,竟然阻攔我荊州出征的隊伍,莫不是脖子硬了?!蔽貉哟蝰R往前頭而去,到了前面定一瞧。

    可不是有一個白衣少站在官道上,手里搖著白扇,一雙眼睛微微咪著,一副高人的模樣。

    不過仔細看去,發生這少年年紀也就十五六之間,長得到是白白凈凈,而且也挺修身,有儒士之氣。

    魏延粗嗓子喝道:“小子,你是何人,沖撞出征隊伍,延誤我軍北上討伐匈奴,是要殺頭的知不知道,還不速速離去?!?br />
    “在下瑯琊諸葛亮,聽聞荊州將士出征,特來……特來……”說到這里諸葛亮故意拖長了音節。

    魏延果真上當,急問道:“特來干什么?難不成你是來送行的,可是你丫手里連點犒勞的東西都沒有,快些閃了吧,小娃娃好好回家讀書去?!?br />
    “哈哈哈!將軍,我要是回去了,你的人頭可就不保了,你真要我回去?!敝T葛亮突然大笑,然后正面也不瞧魏延,面向路道一旁。

    這可氣得魏延哇哇直叫,摸著腰間的劍,直想一劍劈了諸葛亮。

    不過最后魏延還是忍了,只冷哼道:“小娃娃少在這里裝模作樣,趕緊閃開,不然就不要怪我軍不客氣了?!?br />
    “將軍,你真的要讓我走,你確定你能保得下肩膀上的腦袋?!敝T葛亮又問了一句,然后轉身走向路旁,一邊走一邊搖頭道:“無知!無知!大難臨頭還無知,哎,憐我大漢就這樣少了幾個能戰之士,實屬遺憾?!?br />
    “等等,娃娃你剛才說什么?說誰大難臨頭?”魏延一下子有了些興趣,被諸葛亮的話給勾了起來。

    他是急性子,藏不住事跟話,所有多嘴問了一句。

    諸葛亮嘴角微微一揚,又走回了原來的路中位置,面向荊州五千大軍,然后收了白扇,輕輕一指道:“你們所有人大難臨頭,你們都會死?!?br />
    “屁話,諸葛小哇你竟敢詛咒我大軍,該殺!”魏延氣得鼓大了以眼,將劍一拔,催馬沖了過去。

    荊州軍將士們也是議論紛紛,這個諸葛亮不送行,不祝福就算了,竟然詛咒他們,實在是太可惡了。

    “慢著,文長劍下留人!”

    眼看魏延的劍要劈在諸侯亮身上了,軍中傳來文聘的聲音。

    魏延勒馬一偏,劍一歪,從諸葛亮的右肩膀上空劃過,一絲未困扎的毛發隨著風輕輕飄落。

    魏延勒馬調過頭來,看著未動的諸葛亮,到是露出一絲欣賞之色。

    這小小書生竟然在他劍上眼都沒有眨一下,少見。

    文聘催馬出陣,停在了諸葛亮前面二十步的地方,問道:“諸葛玄是你何人?”

    諸葛亮抱拳道:“此乃亮叔父!”

    文聘微微頷首:“原來如此,難怪你有此膽色,名門之后,為何口出狂言,給一個交待,不然諸葛先生也保不住你?!?br />
    “亮并非詛咒各位,只是實事論事?!敝T侯亮突然嚴肅的問道:“敢問文將軍,你們以區區五千兵馬北上,到了北境有幾分把握存活下來,能對占局起多大作用?為何劉使君沒有派文官謀士隨行,單單派了三位將軍領兵?!?br />
    諸葛亮一通問下來,文聘眉頭緊皺,連諸葛亮身后的魏延也神色黯淡。

    劉表確實有點小家子氣了。

    才派五千兵馬出征,一不用給錢糧,二又不用考慮撫恤。

    五千人對北匈奴五十萬大軍來說,確實是渺小。

    大決戰的時候可能就是起點浪花,一下子就戰亡了。

    良久文聘問道:“你想說什么?”

    諸葛亮恭敬的作揖道:“文將軍、魏將軍、蘇將軍皆是我荊州大將,驍勇善戰,但是你們缺一謀士,缺一個謀已謀軍謀存的謀士。

    而且也缺一個能為三位將軍帶來數萬大軍的朋友?!?br />
    “嗯!有點意思了,你該不會說,這個人就是你諸葛亮吧?!蔽钠竿蝗话l笑了。

    連魏延也一愣,在看諸葛亮,神色古怪。

    原來這小子搞這么多道道,是想隨軍出征。

    臥槽,這些文人,腦子就是清奇。

    “不才,正是!”諸葛亮自信的回道。

    毛遂自薦嗎?自然要器宇軒昂,抬頭挺胸,自信非凡。

    文聘想了想,然后轉身催馬回陣,走到一半見諸葛亮沒有任何舉動,這才停下來,轉過頭來道:“你若真能讓我軍從五千人變成數萬,讓你作謀士又如何,三天之內,給你三天!”

    說完文聘轉過身去,催馬回了中軍。

    諸葛亮笑了,右手白扇一打,左手伸出兩根手指道:“不用三天,一天半就行!”

    “切!你這不是兩天嗎!”魏延催馬上前,自己比劃了二根手指,有點看不懂諸葛亮,不過還是嗤笑一聲。

    一天半變出幾萬人,你是吹牛長大的吧。

    諸葛亮道:“我說是一天半,那便是一天半,你……跟我不一樣!”

    晃動了一把手指,諸葛亮邁步往荊州大軍的中軍位置走去。

    “不一樣!不都是二根嗎?你的還能變短?”魏延更糊涂了,相著兩根手指怎么也想不通。

    大軍繼續開拔!

    文聘給了諸葛亮一匹馬。

    然后問道:“你準備如何變出幾萬大軍?”

    諸葛亮道:“簡單,請將軍派出一百人,以每伍為一隊,帶著我荊州的戰旗去沿途的各縣各城,就說我們愿意為北上討伐匈奴,為國家獻出熱血的壯士或是隊伍提供保護,只要愿意的都前來匯合,與我們一起北上,這樣大家好有個照應?!?br />
    “就這樣!”魏延輕笑道,這也太簡單了。

    簡單到過份好吧。

    這樣能招來數萬大軍,誰信?

    諸葛亮道:“就這樣!”

    文聘想了想,一拍大腿道:“孔明先生好計策?!?br />
    贊完,文聘招來親衛,讓他們取來五十面軍旗,然后交待一聲,各自五人為一隊,前往周四的縣城。

    果然很快一隊隊帶回了幾十或是幾百人的隊伍。

    這些隊伍都是私自組成的鄉團,準備北上尋找大部隊。

    聽說了荊州軍自家的隊伍,于是跟了過來。

    一天半,文聘等人的大軍就壯大到了近一萬五千。

    這讓魏延與蘇飛大跌眼睛,在看諸葛亮的時候神情多了一分恭敬。

    小白臉挺可以的,簡單的一招,讓他們的隊伍壯大了三倍。

    而且估計這樣下去,還能至少在收五千人。

    二萬多的荊州大軍就這樣出來了。

    這可是一股不小的勢力,到了北邊,沒人敢小瞧他們。

    “孔明,現在人我們有了,接下來我軍如何行事?”文聘問道。

    諸葛亮道:“將軍,當然是整合一起教兵了,當然這方面不歸我管,是你們三人的事,對了,先派人去泰州,跟大將軍的人溝通一下,讓他們早點準備好二萬人以上的糧草跟兵器,免得到時要排隊伸領?!?br />
    許定免費管吃管裝備,不要白不要。

    “哈哈哈,好,孔明此言在理?!蔽钠溉斯笮?,諸葛亮這小子夠賊的。

    北上的隊伍這么多,早點跟許定預定,占了理在說,免得到時推脫。

    …………

    兗州陳留郡!

    呂布處,早以收到朝廷詔令的呂布與眾將興奮得幾夜未眠。

    北伐匈奴,眾將可以回故鄉看看了。

    離開五原郡這么久了,終于有機會在回去了。

    只是興奮之后,卻是也有繞不過的擔憂。

    從哪里北上,自己等人走了,兗州三郡,豫州三郡如何安心。

    尤其是汝南郡,正跟袁術不斷爭奪,彼此都在摩拳擦掌。

    袁術反攻的跡象越來越明顯。

    “將軍,將軍,好消息,好消息?!标悓m手里拿著報紙面帶喜色,急忙走了進來。

    呂布問道:“公臺,什么好消息?”

    “將軍,威侯在報紙上登印了大將軍令,號召天下諸侯起兵北上,你看……”陣陳宮將報紙遞給了呂布。

    呂布還是識字的,接過一看,眉頭立即舒展。

    一拍案桌直呼:“好!夠豪氣,是真漢子,我呂布敬他?!?br />
    “將軍,這一下就不用擔心我們北上之后孫家跟袁術在后面搗亂了,而且我們連后勤都省了,能安心的去北邊與匈奴作戰了?!标悓m笑道。

    呂布也道:“沒錯,孫家若敢妄動,許定必痛擊他,孫家跟劉表都得派人北上,這一回想不去都不行了,誰敢拖延就是大漢的罪人?!?br />
    曹操的中央朝廷發話了,許定這位大將軍也下令了。

    誰敢忤逆,誰就是亂黨叛臣,受千夫所指。

    “那將軍放心去吧,這里有宮照看著,不會讓將軍失望,我與夫人小姐等著將軍凱旋而歸?!标悓m許諾道。

    呂布走過來,雙手握著陳宮的手道:“公臺,家里就交給你了,我放心?!?br />
    陳宮點頭,不過呂布松手后又道:“公臺,你說這一戰之后,我還要回來嗎,我們留在并州邊疆是否更好一些?!?br />
    說到這句話,呂布突然又回想起了呂良死時的交待,內心刀割肉絞,很不是滋味。

    但是心靈深處又有一個渴望歸鄉的聲音不斷的呼喚。

    陳宮半咪著雙眼盯著呂布良久,見呂布沒有目光躲閃,只是神色帶有回憶,便問道:“將軍,你覺得威侯如何?”

    “許定他……”呂布沒有隨意回答,想了想道:“武藝我不如他,兵法謀略他是天下第一,地盤我們也不如他,兵馬強盛天下人也不如何,其治下聽說富裕和諧,百姓安居樂業,治理天下,也沒有是他的對手?!?br />
    陳宮知道呂布心里有了答案,于是道:“將軍,威侯的這些優點其實并不算什么,宮覺得他最大的長處,也是最厲害的是眼光,他有放眼看世界的眼光,高屋建瓴的戰略。

    所以未來的天下必是他的,北伐打完匈奴之后,天下的格局會進一步變化,滾滾朝流我們擋不住?!?br />
    呂布沉吟了一會,這才道:“你的意思是,轉投歸順他?!?br />
    “不!是順勢而為,天下紛爭不斷,誰能給百姓好日子,安穩的幸福日子,有衣穿,有糧吃,有房住,還能上學,那就幫誰?”陳宮說話也是極有技巧的,這一次沒有很生硬。

    因為這是他深思熟慮之后得出的結果。

    許定的人品信用在那里,由不得讓人折服。

    他實在找不出抗拒的理由。

    拿什么來作為支撐,沒有,一條都沒有。

    不管是信念還是原則。

    “順勢而為!”呂布喃了喃,想到許定在并州與他一起殺匈奴的那短短幾天,回想起來,到也格外的親切。

    天下間能讓他看得起的,還真的是鳳毛麟角。

    “算了暫時不想這些,打完匈奴在說吧,到時我看看許定如何處理匈奴還有劉備這兩件事?!眳尾即篌w有了想法,只是現在也不想多提這事。

    因為沒有意義,跟許定親自探討,親口許諾,才是最關鍵的。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