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交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各方算計(求月票求訂閱)
    張曉儒到家后,陳光華、陳國錄兩兄弟早在等候。

    陳國錄剛調到三塘鎮,張曉儒讓他住在家里,有事兩人也好商量。

    更重要的是,過幾天宣布陳國錄為鎮自衛團團副后,別人能非常清楚的知道兩人的關系。

    陳國錄見到張曉儒后,馬上匯報:“魏雨田下午獨自跑了,王雙善也提前請了假?!?br />
    張曉儒沒想到,兩人在這方面如此“警覺”,嘲諷道:“他們保命倒是很積極?!?br />
    陳國錄緊張地問:“宋啟舟招了嗎?”

    宋啟舟招不招供,決定了他需不需要撤離。

    張曉儒緩緩地說:“宋啟舟答應與特務隊合作,也承認暗殺蔣思源是劉行之授意?!?br />
    陳國錄聽到后,暗暗松了口氣。

    張曉儒又說道:“此事已不重要,特務隊抓到了一名三塘支部的脫黨黨員姜起群,此人向特務隊報告了三塘支部的情況。明天清晨,特務隊和警備隊就會聯手抓捕?!?br />
    陳國錄和陳光華異口同聲:“什么?”

    張曉儒鄭重其事地說:“陳國錄,此事關系三塘支部的生死存亡,我命令你馬上回村里,當面向指導員匯報。如果他能聯系上三塘支部,務必來一趟?!?br />
    陳光華疑惑地問:“用電話不行嗎?”

    張曉儒搖了搖頭:“晚上在野外用電話不安全,徐國臣和田中新太郎一個比一個奸詐,跟他們打交道,越小心越好。我們的電話,盡可能不用。陳國錄如果三個小時沒回來,再用電話通知?!?br />
    陳國錄堅定地說:“是?!?br />
    張曉儒等陳國錄走后,在他耳邊低聲說:“陳光華,你也有任務……”

    隨后,陳光華也離開。

    張曉儒一個人在屋里來回踱步,從三塘支部遇到的問題,想到了淘沙村支部。

    如果淘沙村支部,也出現像姜起群這樣的人,那該怎么辦?

    淘沙村支部的黨員,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伙伴,張曉儒對他們絕對信任,也相信他們一定不會背叛黨。

    但他們戰斗在敵占區,不說是在敵人的心臟里活動,至少也是在敵人肚子里活動,任何事情都謹慎再謹慎。

    他們與敵人的這種交手,雖然不如戰場上激烈,但這種看不見硝煙的交鋒,更需要勇氣和智慧。

    稍有不慎,犧牲的不僅是自己的生命,還會連累其他同志和組織。

    張曉儒到三塘鎮正式上任后,李國新早想與他談次話。

    得知三塘支部的情況后,李國新與陳國錄趁著黑色,迅速趕到了三塘鎮。

    陳國錄領著李國新進了張曉儒的新家,不顧大汗淋漓,連忙說:“連長,指導員到了?!?br />
    張曉儒握著李國新的手:“老李,情況你都知道了吧?今天晚上三塘支部的所有黨員必須轉移?!?br />
    李國新本是區分委交通員,與三塘支部有過聯系,自信地說:“這事交給我?!?br />
    張曉儒終于松了口氣,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我就知道你有辦法?!?br />
    李國新擔憂問:“所有黨員轉移,明天沒抓到人,敵人會不會懷疑?”

    這是他在路上一直考慮的問題,既不能讓自己的同志有損失,更不能連累張曉儒。

    張曉儒已經正式擔任三塘鎮新民會和維持會長,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張曉儒不以為意地說:“讓他們懷疑吧,誰敢懷疑我不成?”

    李國新搖了搖頭,平靜地說:“不可大意,我們不能犯一點錯誤?!?br />
    敵人要天亮前才會行動,現在還有時間商量。

    張曉儒沉吟半晌,緩緩地說:“姜起群的事,特務隊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一定要有人承擔責任的話,可以是姜起群?!?br />
    李國新詫異地說:“姜起群?他不是叛變了么?”

    張曉儒笑了笑:“老李,叛變有真叛變和假叛變之分。姜起群自己要真叛變,但我們可以把他弄成假叛變,至少可以讓敵人以為,他是假叛徒。這種叛徒,殺他都嫌臟了我的手,最好讓敵人除掉他?!?br />
    李國新想了想:“這個計劃聽起來可行,回頭我們再詳細研究?!?br />
    張曉儒拉著李國新:“老李,這些暴露的黨員,最好連家屬一轉轉移。要不然,他們落到特務隊手里,不死也得脫層皮?!?br />
    李國新鄭重其事地說:“放心,會安排好的?!?br />
    過了一個多小時,李國新才從后門悄然進來。

    張曉儒的家,是單獨的院子,從后門出入,更不會引人注意。

    張曉儒一直在等著李國新:“全部通知了吧?”

    李國新說:“都通知到了,家屬一起轉移,全部去根據地?!?br />
    張曉儒懸在心里的石頭終于落地:“太好了?!?br />
    李國新突然嚴肅地說:“曉儒同志,上次宋書計到淘沙村后,一直想跟你談一次。只是你當時的身份沒有定下來,就一直沒說?!?br />
    張曉儒詫異地問:“什么工作?”

    李國新緩緩地說:“馮海全同志犧牲后,三塘支部缺少一位領導,區分委希望,你能挑起這副擔子?!?br />
    張曉儒笑著說:“三塘支部的黨員都轉移到了根據地,難道我當個光桿司令?再說了,淘沙村支部的黨員怎么辦?”

    李國新說:“這個好辦,淘沙村支部并入三塘支部,三塘支部還有兩名黨員沒暴露,他們的組織關系會轉給你?!?br />
    張曉儒沉吟著說:“老李,關于新的同志,我有一個想法。這些同志,能不能單線聯系,盡量不與現在的同志發生橫向關系?”

    李國新想了想,覺得很有道理:“我覺得可以,但要向上級報告?!?br />
    張曉儒又說道:“另外,我建議,三塘支部由你擔任書計,我的身份,也不能經常參加黨內活動?!?br />
    李國新說:“這是宋書計決定的,我先給你吹吹風,到時他會與你詳談?!?br />
    張曉儒搖了搖頭:“一切從有利于工作出發嘛,這個書計,我確實不適合當?!?br />
    干革命,從來就不是為了升官發財,革命工作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只有分工不同。

    張曉儒與李國新在談話時,徐國臣在三塘客棧,敲開了宋啟舟的房門。

    看到徐國臣拜訪,宋啟舟眼中的驚愕一閃而過,心想,自己不回酒館是明智的。

    徐國臣進來后,直截了當地說:“臨雙公路的游擊隊很猖獗,經常割皇軍的電話線,抗日游擊總隊能否與皇軍合作,殺殺他們的囂張氣焰?”

    宋啟舟嚇了一跳:“伏擊游擊隊?”

    抗日游擊總隊有幾斤幾兩,他清楚得很。

    徐國臣伸出兩根手指:“擊斃一個游擊隊員,獎勵兩百現大洋?!?br />
    宋啟舟眼睛一亮,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兩百現大洋?”

    ps:最后一章公眾章節了,今天中午上架,多的話不想說,求訂閱支持。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