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交手 > 第三百七十章 監管
    抓捕常建有,無論是調查科還是特務隊,都不夠資格,只能憲兵隊出面,而且還是山本常夫親自出馬。

    看到山本常夫登門,常建有很是意外,但臉上還是強裝笑顏:“山本隊長,有什么事打個電話就行了嘛,何必親自跑一趟呢。”

    他很清楚,日本人上門,準沒好事。而且,山本常夫板著臉,好像自己欠他三升米沒還似的。而且,他身后還跟著兩名憲兵。

    山本常夫走進他的辦公室,坐到了常建有的辦公椅上,淡淡地說:“常大隊長,有幾件事想與你核實一下。”

    常建有在對面鞠了一躬,恭敬地說:“請山本隊長訓示。”

    山本常夫冷冷地說:“皇軍掃蕩臨雙公路西線、修筑臨雙公路西線、去非治安區征糧,還有這次范小根和蘇守田被殺,你有什么要解釋的嗎?”

    正如張曉儒所說,皇軍的行動,只要有警備隊參加的,準沒什么好事。而沒有警備隊的行動,則要順利得多。

    這次協助皇軍的范小根和蘇守田,剛到縣城,就被人殺了。而且還是穿著警備隊軍服的人干的,這更加重了山本常夫的懷疑。

    常建有支支吾吾地說:“這……這跟我……,或許是哪里出現了差錯,請山本隊長給我一點時間,一定能查清。”

    山本常夫找上門質問,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上次張曉儒就提醒過他,日本人懷疑他是共產黨。后來他才知道,日本人不僅懷疑他是共產黨,還懷疑他是那個代號為七零五的共產黨。

    這個七零五可是了不得,給八路軍傳遞了很多情報,日軍掃蕩,還在縣城沒出動,八路軍游擊隊就作好的準備,百姓早就堅壁清野,日軍到了根據地,不要說吃飯,連口水都喝不上。

    如果讓日本人認為,他就是七零五,不僅警備隊大隊長的位子不保,恐怕他的人頭也將不保。

    山本常夫看到常建有充傻裝愣,冷笑著說:“皇軍剛剛下達掃蕩吾元的作戰計劃,還沒行動,八路軍就知道了消息。你知道,這是為什么嗎?”

    常建有吃驚地說:“八路軍這么快就知道了?”

    山本常夫的聲音越來越冷:“常大隊長好演技!”

    常建有向八路軍通風報信,已經不可饒恕,竟然敢不承認,更讓他憤怒。原本他還想給常建有一個機會,聽聽他有什么解釋。現在看來,沒有必要了。

    常建有身子一顫,山本常夫這話,聽得讓人膽顫心驚啊。

    常建有試探著問:“山本隊長,我真是不知道,要不,把張曉儒叫來問問?”

    山本常夫冷聲問:“皇軍掃蕩吾元,你告訴張曉儒了?”

    常建有一愣,搖了搖頭,堅定地說:“這是軍事機密,怎么能告訴他呢。”

    得到命令后,他就沒告訴任何人,直到今天,才向參戰的中隊長布置任務。

    山本常夫盯著常建有的臉,冷笑著說:“這次掃蕩吾元,皇軍只告訴了你一個人。”

    他越來越覺得常建有有問題,山本常夫原本就不相信任何人中國人。這次所謂的掃蕩計劃,本就是專為測試常建有。現在,八路軍果真知道了皇軍的計劃,不是常建有泄密,還能是誰?

    當然,也有可能,是常建有無意間告訴了其他人。看在他為皇軍效力多年的份上,山本常夫沒有馬上逮捕常建有。換成其他人,此時常建有已經在憲兵隊的審訊室了。

    常建有吃驚地說:“什么?!”

    換在平常,他會很高興。日本人將秘密告訴他一個人,說明對他信任有加。可這次,只為給他下套罷了。

    山本常夫淡淡地說:“如果你說不出其他解釋的話,只能暫時跟我走一趟了。”

    常建有張口結舌,一時之間哪能想到合理的解釋呢:“我……我……”

    常建有就這樣被帶走了,當然,鑒于他的身份,日本人沒有將他關進牢房,只是監管在自己家里。甚至,常建有也能正常會客,在日本憲兵的監視下,也能上街聽戲,或下館子。

    可是,原本賓客盈門的常家,突然門可羅雀。誰也不想跟共產黨的臥底沾上一點關系,常建有也沒心思上街。

    倒是晚上,張曉儒登門拜訪。

    張曉儒嘆息道:“科長,怎么會這樣呢?”

    常建有憤憤不平地說:“我也不知道,日本人肯定弄錯了,我殺了多少殺共產黨?按照共產黨的說法,我手上沾滿了他們的血,怎么可能是七零五呢?”

    回到家后,他越想越不對,自己對日本人不說死心塌地,但也說得上忠心耿耿。因為他知道,離開了日本人,自己不過就是一殺人犯罷了。要不是日本人,常建有不可能有今天。

    可是,日本人為什么突然懷疑自己是七零五呢?還有,日軍掃蕩吾元的情報,是誰泄露的?還有前幾次的行動,八路軍為何提前就知道了消息?

    縣城確實隱藏站共產黨七零五,但絕對不是自己。只有把真正的七零五挖出來,才能還自己清白,才能繼續活命。

    張曉儒了替常建有打抱不平:“是啊,日本人怎么就不這么想呢?我看,科長是被人陷害了。”

    常建有冷笑著說:“曉儒,你在外面可以活動,一定要讓特務隊,把那個陷害我的人揪出來。到時候,不用別人動手,我要一刀一刀的剮了他!”

    張曉儒說道:“先找到人再說吧。根據我們的情報,這個人就在你身邊,很有可能就是警備隊的人。”

    張曉儒的話,讓常建有沉默了。他喃喃地說:“就在我身邊?就在警備隊?”

    張曉儒連忙問:“科長,有懷疑的對象了嗎?”

    常建有沉吟不語,驀然,他眉頭一頭,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暗暗震驚,心想,難道是他?

    良久,常建有才重重地嘆了口氣,說:“此事很是奇怪,我暫時也沒底。”

    張曉儒堅定地說:“科長,日本人不會給你太多時間。但科長放心,我一定會還你清白!”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