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異空間突破(1)
    鯊魚和螃蟹這一對怪異組合,自大海中突然冒出來,殺章魚,突破包圍圈,碎裂冰棍,救人,逃走,這幾個動作一氣呵成,速度之快,宛如電光石火。

    眨眼之間,鯊魚載著劉官玉,已下潛了十數丈深。

    那些章魚豈肯就此罷休,嘶吼不絕,怒火沖天,成群結隊在后面追來。

    螃蟹站在鯊魚背上,大展神威,一口氣殺死了數只追來的章魚。

    這卻令得一眾章魚暴跳如雷,數十上百只章魚同時動手,漫天的血紅光束激射而至,差點將光罩打破。

    “他姐姐的,看我不把你們夾碎了!”螃蟹大怒。

    “這位高手英雄,三十六計走為上啊!”

    見螃蟹居然還想與對方廝殺,劉官玉大駭,立時催促鯊魚趕快離開,不要與對方一味糾纏不休。

    鯊魚欣然應允,載著劉官玉狂逃。

    螃蟹站在鯊魚背上,兀自喋喋不休的罵著。

    鯊魚全力狂奔之下,章魚漸漸被甩開。

    “二位英雄,你們為什么要來救我呢?還有,為什么你們要叫我恩人?”劉官玉得空,不解的問道。

    “恩人,你不知道嗎?是因為那顆珠子!”鯊魚奇怪的說道。

    “珠子,這顆珠子與你們有關嗎?”劉官玉更詫異了。

    “許多年前,我們倆曾被一位仙師救過性命,還指點了修煉方法,我倆無以為報,仙師便說,如有機會,可幫一幫手持珠子之人!”鯊魚說道。

    “呵,原來如此!”劉官玉恍然大悟。

    “剛才,我和鯊魚正在修煉,陡然感覺到了珠子的氣息,便急忙趕來,本以為是恩人前來游玩,沒想到是那幫章魚使壞!”螃蟹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們來的恰到好處,再晚一些,我恐怕就遭了毒手!”劉官玉心有余悸的說道。

    “要不我們回頭,再去殺幾只章魚解恨!”螃蟹揮舞著大腳,恨恨的說道。

    “那么多章魚,你打的過嗎?”鯊魚說道。

    “哼,以多取勝,不是好漢!”螃蟹不屑的說道。

    “二位英雄準備帶我去哪里呢?”劉官玉問道。

    “就到我倆的地盤去,休息一段時間再說。”螃蟹建議道。

    “有沒有能離開此處路?我要急著回宗門!”劉官玉問道。

    “要離開此處,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水面離開!”鯊魚說道。

    “從水面走啊?”劉官玉有些猶豫。

    “不過這難度太大!我們要上到水面,必定遭到章魚的圍攻。”螃蟹說道。

    “而且章魚一族兇悍無比,勢力龐大,非我等能比,即便舉我倆全部勢力,可能也突破不了章魚的封鎖!”鯊魚擔憂的說道。

    “那怎么辦?難道就出不去了嗎?”劉官玉沮喪道。

    “那倒未必,有一個地方,也許能讓恩人脫困!”鯊魚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華。

    “呵,你是說那處異空間?”螃蟹也興奮起來。

    “對,異空間!”鯊魚哈哈大笑。

    “異空間?二位英雄讓我有些迷糊了。”劉官玉一頭霧水。

    “我倆無意中發現了一處異空間,但嘗試了無數次,都無法進入,但我覺得,恩人身上有頗多奇異之處,說不定便能進去!”鯊魚敬佩的說道。

    “呵,我身上有何奇異之處?”劉官玉詫異的問道。

    “在海水里,恩人居然可以自由呼吸,這一般人做不到,早就被淹死了!”鯊魚說道。

    “咦,你不說我還沒有注意到,剛才心情緊張,哪里顧及這些。只是我自己也很奇怪,為什么在水里我也能呼吸自如呢?”劉官玉也有著一瞬間的楞神。

    “這充分說明,恩人的體質非常特殊!還有海水很冷,恩人卻一點不懼!倘若是別人,早就凍結成冰棍了!”鯊魚贊嘆道。

    “這原因我倒是知道,可能與我修煉的一門功法有關。”劉官玉笑笑。

    “恩人果然非同常人!”螃蟹也贊嘆道。

    “最后,就是能夠持有那珠子,這就非同小可了!只有身具大氣運之人,才能擁有!”鯊魚娓娓而談。

    “這珠子,我沒有發現有何神異之處啊!”劉官玉詫異道。

    “我曾聽仙師言道,這顆珠子,可能是神界掉落的神物,便是仙師自己,也沒有搞清楚珠子的具體功用!”鯊魚說道。

    “神界掉落的東西,如果真是這樣,那倒是非同小可!”劉官玉也未想到,這珠子的來歷,居然如此不凡。

    “所以,我們不如去試一試,看看能不能進得了那異空間!”鯊魚道。

    “好!”劉官玉立即同意了。

    但他話音剛落,前方數十米處,三只章魚陡然閃現,氣勢洶洶的殺奔過來。

    鯊魚卻并不回避,徑直沖了上去。

    “這個方向,去那處異空間最近。”螃蟹解釋道。

    雙方迅速接近。

    三只章魚狂吼一聲,觸手鋪天蓋地的攻擊而來,猶如一團黑云壓下。

    螃蟹非但不懼,反而極是高興:“沒去找你們算帳,便是你們走了大運了,卻不知死活的撞上來!”

    說罷,一下跳到鯊魚的前身,將劉官玉擋在身后,兩只大腳揮舞,朝著襲來的觸手暴擊而去。

    同一瞬間,鯊魚大吼一聲,直接吐出了兩顆白色的光球,迅雷般沖向兩只章魚的軀體。

    章魚的觸手暴砸而下,正撞在螃蟹的大腳之上,轟然爆響之中,觸手紛紛斷落,一時間鮮血如雨,將這一片海水染成了墨綠色。

    章魚吃痛之下,暴怒異常,其余的觸手更加瘋狂的拍落,但還未到近前,鯊魚的光球已迅雷般打來。

    速度之快,令得章魚根本沒有躲避的時間。

    “轟!”

    兩聲極為劇烈的爆炸,將海水激蕩的如同沸騰一般,兩只章魚的軀體,瞬間被炸的四分五裂,眼見是不能活了。

    剩下一只章魚,一見形勢不妙,立時便要逃走,但螃蟹哪里肯讓,雙腳飛起,倏地擊落,如同利刃一般,剎那間將章魚斬成了四片。

    劉官玉見狀,眼中露出驚嘆之色。

    這鯊魚和螃蟹,不僅自身實力強橫,配合起來,更是默契萬分,心有靈犀一般,竟然眨眼間便把這三只章魚解決掉了。

    鯊魚身形不停,閃電般朝著前方沖去。

    但這一耽擱,后面的追兵更近,鋪天蓋地的嘶吼聲,震耳欲聾。

    未幾,前方影影綽綽出現了十數只章魚,朝著鯊魚圍殺過來。

    “這可惡的章魚,難道他們傾巢出動嗎?”螃蟹罵道。

    “即使不是,也差不遠了。趁沒有完全形成包圍之前,我們趕快沖出去。”鯊魚頓了一頓,又提醒道:“呆會切不可戀戰!”

    螃蟹自是應了。

    激戰瞬間展開。

    鯊魚和螃蟹俱都全力以赴,火力全開,斬殺了七八只章魚后,暫時沖出了包圍圈。

    但海水中的章魚,似乎無窮無盡,不斷的冒出來,攻勢愈見瘋狂和殘忍。

    螃蟹和鯊魚奮起神威,勇不可擋,殺開一條血路,朝前沖去。

    一路之上,廝殺不斷,戰況甚是激烈,但劉官玉根本插不上手,只好當了一回看客。

    一次又一次,沖破章魚的封鎖,小半天之后,終于來到了一處山崖前。

    山崖龐大無邊,直立高聳。

    “此處便是深海西方的盡頭,名喚慶謹巖,我們發現的那片異空間,便在這里面。”鯊魚喘著氣說道。

    劉官玉放眼望去,只見這慶謹巖上,水草奇珍,琳瑯滿目。

    “那異空間在哪里?”劉官玉問道。

    “當然不容易看出來!”鯊魚自豪的說道。

    再次上行了數十丈,來到一處水草茂盛之處。

    鯊魚口內吐出一束白光,螃蟹眼中射出一束紅線,同時打在了水草上。

    轟隆一聲巨響,猶如打開了開扇鐵門,那水草向兩旁分開,露出巖石來。

    鯊魚和螃蟹再次射出光束,打在了巖石上。

    便見得一陣光芒閃爍,巖石上露出一個拳頭大小的洞來。

    “這里面,便是那異空間所在了!”螃蟹用大腳指著小洞說道。

    劉官玉看著那一個小洞,明顯有些詫異。

    “走,進去吧。”螃蟹說道。

    鯊魚縱身一躍,朝著小洞沖去。

    見得鯊魚近百丈的身軀,竟朝著那拳頭大小的洞里沖去,心臟不禁一陣緊縮。

    但他擔心的事情并沒有發生,眼前光芒一閃,已來到了一個洞中。

    洞內空間極大,并沒有海水,極是干燥整潔,堆放著不少東西。

    有生活用具,有奇珍異寶,有各類裝飾品。

    光芒一閃,鯊魚和螃蟹化作了人形。

    “這種布置,是用來掩飾異空間的吧?”劉官玉問道,心中不禁佩服這二人的心智。

    獸類,盡管是修煉有成,但能有如此心智者,不多見。

    “恩人眼明如炬!我等怕被人發現此處異空間,不僅在外設置了陣法,而且在這里面,布置了如此假象。”鯊魚說道。

    “高明!即便有人闖進來,最多也就把這些寶物拿走,哪里想得到此處還別有洞天!”劉官玉由衷贊嘆道。

    “恩人過獎了,這邊請!”鯊魚說道,轉身在前面帶路。

    來到一處極不顯眼之處,再次打出光束,解開陣法,洞壁分開十數丈,露出一張山水畫來。

    有山,有水,光芒閃爍,似真似幻。

    “此山水畫,便連著那處異空間,此空間似乎極為抵觸獸類,一旦我們靠近,便產生一種立時要被攪碎的感覺!嘗試多次,均是如此!”鯊魚說道。

    “可惜啊,進不去!也不知有多少寶物和機遇!”螃蟹嘆道。

    “恩人,你試試吧!”鯊魚建議道。

    “試試就試試!”劉官玉說罷,緩步向前。

    “越到近前,排斥力越大!”鯊魚提醒道。

    但劉官玉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壓力,一直朝前,竟輕松直接的,走進了那山水畫中。

    光芒一閃之間,已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劉官玉抬眼一看,直接傻眼。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