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玄海萍客游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孤身一人
    古芊芊一路追著那紅色的身影而去,等到稍微離得進了,終于看清那個人確是胡火兒沒錯,而師兄云令,卻是完全不見了蹤影。

    古芊芊大急,心想師兄云令不會是已經著了毒手,趕忙喊道:“胡火兒,你把我師兄怎么樣了?”

    胡火兒停下了腳步,歪著那帶著可怕面具的小腦袋看著古芊芊,武器調皮的說道:“你跟我來,我就告訴你?!?br />
    說罷,胡火兒轉身又跑,古芊芊咬了咬牙,只得繼續追了上去。

    胡火兒與古芊芊二人一前一后,一路翻墻越瓦飛檐走壁,不多時的功夫便出了這座毫無生氣的鎮子,闖進了觀仙島深處的那片密林。

    古芊芊便又猶豫了起來,畢竟林中樹木茂密,很容易暗藏陷阱和危機,如果胡火兒還有同伴引于林中,她冒然跟著闖進,很容易遭逢偷襲,中了敵人的陷阱。

    胡火兒見古芊芊停下了腳步,索性坐在生長在密林邊緣的一棵古樹的樹枝之上,雙腳垂下不停的蕩著,一副調皮天真的模樣,也不說話,也不繼續深入。

    古芊芊跺了跺腳,再次對著胡火兒問道:“我師兄到底在哪?不是說在這林子里吧?”

    胡火兒搖了搖頭,說道:“當然沒有,我逗你玩呢,沒想到你還真的跟過來了?!?br />
    古芊芊心中又急又氣,登時拔劍在手,用長劍指著胡火兒說道:“小鬼,你到底把我師兄怎么樣了?”

    胡火兒身子在樹枝上靈巧的一翻,悄無聲息的落在了地面之上,站在了古芊芊的面前,說道:“我就是不告訴你,你還當真真用劍刺我不成?”

    古芊芊被這孩子氣得嘴角陣陣抽搐,手中長劍光一閃,直指那胡火兒的咽喉。

    可是,那身法形如鬼魅一般的胡火兒,這時卻雙手叉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完全不去躲閃。

    劍光劃過胡火兒的脖頸,卻是隔著一寸由余的距離,古芊芊雖然身為朝廷的鷹犬,但是心性十分善良,就算這孩子似乎身懷絕技,其身份也是詭異神秘,甚至不知道是人是鬼,但是古芊芊依舊不忍心對其痛下殺手。

    胡火兒看著古芊芊一臉為難的神色,嘿嘿一笑,像個小大人一般聳了聳肩膀,說道:“我就知道你不會傷我?!?br />
    古芊芊嘆了口氣,無奈的放下了手中的長劍,又道:“小弟弟,我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只是奉命行事,來這島上調查一些事情,你還是不要為難我了,好嗎?”

    胡火兒眼珠子一轉,又問道:“那你告訴我,你是來調查什么事情?”

    古芊芊道:“我們只是來確認一個人的蹤跡,并無其他的想法,也不想多生事端,不會與你們為敵的?!?br />
    胡火兒道:“姐姐,我看你長的漂亮,又是個好人,我便告訴你吧,這島是鬼島,并不是你們活人該來的地方,你還是想辦法速速離開吧,不要再調查什么了?!?br />
    古芊芊道:“那怎么行,就算你這么說,至少我也得尋到我的師兄,救下我爹爹吧?”

    胡火兒搖了搖頭,說道:“我不喜歡他們兩個,他們兩個的事情我不管?!?br />
    古芊芊又道:“我師兄確實脾氣不好,又有些沖動,但那也并不代表他是壞人啊,還有我爹,更是沒有得罪你們什么,為什么就不能像對我一樣,放過他們呢?”

    胡火兒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考著什么,隨后又道:“想要放過他們倒是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br />
    古芊芊趕忙道:“你說?!?br />
    胡火兒伸出稚嫩的手掌,指著古芊芊說道:“你留下來給我做媳婦,我就去求我們老祖宗,讓她放過那兩個人,用你一個人換他們兩個人,這買賣也挺劃算的?!?br />
    古芊芊頓時一臉的窘色,臉蛋如熟透的蘋果一般紅了起來,沒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頑童調戲,氣道:“小小孩子,你胡說什么!”

    “不行就算了,那我也沒別的辦法了?!闭f著,胡火兒身影忽然一閃,再次躍到了之前的樹枝之上,緊接這幾個跳躍之間,身影便隱沒在了密林之中。

    “喂!你別走!”在這種情況下,古芊芊知道自己萬萬不能冒險進入林中,只能沖著林中大喊,卻并沒有得到胡火兒的回應。

    無奈之下,古芊芊只能從新朝著小鎮中趕去,既然不見了師兄的蹤跡,那便只能先和爹爹匯合,在另想對策了。

    結果,當古芊芊再次返回之前的那家客棧的門前,放眼望去,到處都是一場高手對決留下的戰斗痕跡,卻沒了養父古興懷和那手持蛇頭拐杖的老者的身影。

    周圍寂靜無比,除了偶爾呼嘯而過的陰風之聲,便是附近房屋門窗被風吹拂而發出的“吱嘎吱嘎”的聲響,除此之外再無其他,仿佛整個鎮中,如今只剩下了古芊芊獨自一人。

    古芊芊有些害怕,但是又不敢大聲呼喊,怕又引來了敵人,只能圍著客棧四處的打探,看看有沒有父親古興懷留下的用來表明自己去向的暗號。

    可是,一番查看下來,古芊芊卻是一無所獲,心中更是擔憂,既然養父古興懷沒有留下暗號,那就只能證明,古興懷離開這里的時候,是沒有機會留下任何標記的,難道說,養父也和師兄一樣,遭了敵人的毒手了?

    現在只剩下自己一人,古芊芊倍感無助,急的差一點便哭了出來,不過當冷靜下來之后轉念一想,似乎又并非如此。

    之前那個胡火兒所說,如果自己愿意留下來給他做媳婦,便會去求一位什么老祖宗的放過養父與師兄二人,既然胡火兒能做到這點,那是不是就可以證明,養父與師兄目前并沒有性命之憂,只是被敵人不知道抓到哪里去了?

    想到這里,古芊芊深吸了一口氣,鼓起了勇氣,朝著小鎮后方展開身法,往紅衣頑童胡火兒分別的地方飛掠而去,看來如今的情況,只能冒險闖進那片森立,找到那個胡火兒去尋找養父和師兄的線索了。
北京赛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