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重生七零逆襲路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愧疚
    周將軍剛剛提起祝向陽的救命之恩,讓祝向陽更是羞愧的無地自容。

    祝向陽認識周將軍的時候,周將軍已經是師長了,而祝向陽只是一個小兵。

    有了周將軍的賞識,祝向陽的才干才沒有被埋沒。這四十多年里,周將軍對祝向陽的幫助,遠遠超過了祝向陽當初對周將軍的援手之恩。

    十年前,祝向陽因為不肯和王文君劃清界限,一家人都去了農村。祝向陽在農村的生活,除了生活清苦一點,其它都還蠻愜意的。不要說批、斗,就連監督他做事的人也找不到一個。

    幾年后,祝向陽才明白,這一切,都是因為周將軍派了人在暗中關照著他,和祝向陽一起下放的人中,被殘酷的現實逼死的還真不少。

    就連祝向陽再次回京都進入權利中心,其中也少不了周將軍的幫助。

    看了一眼身后周家緊閉的大門,祝向陽有些后悔自己過于急躁了。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肯定不會把這件事做的這么決絕,起碼應該先上周家問一聲周將軍,而不是去求什么特別派遣令。

    是周安的受傷,讓他亂了分寸吧?周安已經是特別行動隊中,僅次于周園園的高手了。以周將軍那護犢子的性子,祝向陽以為,周將軍肯定不會答應讓周園園涉險,這才想到了去求特別派遣令這么一出“昏招”。

    唉!事已至此,就算后悔也沒用。為今之計,他只愿周園園的本領,能名副其實,他的阿君,能夠一切安好。

    祝向陽的車停在周家門口,祝向陽出來后,小吳趕緊打開了車門。

    祝向陽揮了揮手,示意他不坐車。就這幾步路,他不如走回去算了。想起自己離家時王文君的哭泣聲,祝向陽的腳步加快了幾分。

    替祝向陽開車的小張受了重傷,至今還躺在醫院里。小吳是新調來替祝向陽開車的。

    小吳是個機靈的小伙子,見祝向陽堅持要走路,他也沒有再勸,只是開著車慢慢地跟在祝向陽的后頭。

    距離祝家五十多米的時候,小吳特地按了兩聲喇叭,通知王文君:祝向陽回家了。

    祝向陽和王文君結婚幾十年,一直夫妻恩愛。王文君對兒孫們漠不關心,對祝向陽倒是貼心貼肺的好。每天早上,祝向陽出門上班,王文君都會眉開眼笑地送到門口,看著祝向陽的車子駛遠后,才轉身進院子門。

    每天祝向陽下班,只要聽到汽車喇叭聲,王文君也會第一時間跑到門口來迎接祝向陽。

    照王文君的說法,她這是要讓祝向陽高高興興出門,高高興興回家。

    不得不說,王文君的情商還是很高的。對于王文君的做法,祝向陽一直沒有肯定也沒有反對,可每天回家時,找王文君的身影,已經成了祝向陽的習慣。

    往日里,小吳的喇叭響了兩聲后,祝家門口鐵定會出現王文君的身影。

    可今天,祝向陽走到家門口,院子里還沒有傳出半點動靜。

    阿君她還真的生氣了?祝向陽有些擔心。

    祝向陽進門后,快步朝屋里走去。距離屋子十幾步的時候,祝向陽聽到里面傳出了幾聲女孩子細碎的哭泣聲。

    祝向陽站住腳,側耳傾聽了一下,聽出了哭泣聲是從兩個女孩子的嘴里發出來的。

    祝向陽以為是王文君心情不好,在他走后責罵了祝小惠姐妹倆出氣,不由得揚聲勸了一句:“阿君,孩子不聽話,你慢慢教就是了,別氣壞了自”

    祝向陽的話還沒說完,祝小惠從屋子里沖了出來,大叫了一聲:“爺爺!”

    祝小惠的聲音里滿滿都是劫后重生般的慶幸,可惜祝向陽沒有聽出來。

    祝小燕緊跟在祝小惠后面沖了出來。

    自從王文君莫名其妙倒地,又在半分鐘之內莫名其妙地變成了一堆沙礫之后,祝小惠和祝小燕倆連動也不敢挪動半步。就怕下一秒里,變成了沙礫的人就成了她們自己。

    祝小惠姐妹倆就算再粗心,也明白在王文君身上,不!或許應該說在她們的身邊,隱藏著一股超自然的力量。正是這一股超自然的力量,奪去了王文君的生命,還讓她的軀體在幾秒鐘之內就風干了。

    祝小燕要打電話報警,也被祝小惠給制止了。祝小惠很害怕,這股超自然的力量“禍害”完王文君后,不知道有沒有離開?萬一沒有,她和祝小燕兩個,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選擇。

    聽到祝向陽的聲音,姐妹倆才有勇氣沖出來。

    “嗚嗚嗚爺爺,嗚嗚嗚您終于回來了,嗚嗚嗚嚇死我們了,奶奶她”祝小燕拉著祝向陽的衣角,哭的不能自已。

    “小惠小燕,你們倆惹奶奶生氣了?”祝向陽以為祝小燕想找他說王文君的不是,趕緊打斷了祝小燕的話頭。

    “不是不是,我們沒惹奶奶生氣?!弊P⊙啾蛔O蜿柾蝗缙鋪淼暮浅饴晣樍艘惶?,手里抓著的衣角松開了。

    “那你們奶奶去哪兒了?樓頂嗎?”祝向陽皺了皺眉頭,覺得心情有些煩躁。第一次,今天還是第一次,祝向陽回來這么久了,王文君還沒有出現。

    祝小惠低著頭沒做聲。祝向陽和王文君的感情有多好,作為祝家嫡嫡親孫女的祝小惠知道的一清二楚。正因為如此,祝小惠才害怕,祝向陽如果知道王文君的死訊,不知道會不會發狂?

    祝小燕才十四歲,她的腦子里面裝的東西還不包括情情愛愛之類的,聽祝向陽問起,祝小燕指著書房門前的那一小堆黑沙礫,說:“爺爺,奶奶在那兒?!?br />
    祝向陽順著祝小燕的手指的方向看了看,看到的只有緊閉的書房門和門前一小堆黑黑的泥沙。

    “小惠,你奶奶進書房去了?”祝向陽以為王文君進書房“拜菩薩”去了,心里有些著急。祝向陽現在最怕的就是王文君和“神像”離的太近,就怕自己一個錯眼,王文君被“神像”給害了,就像幾天前王文君莫名其妙的病危一樣。
北京赛车技巧